我是小彩,台灣的coser,
樂琰是寫作時的暱稱。
Marvel英雄愛好者,
托爾金中土世界住民,
阿斯加德神殿的侍女,
咆嘯深淵的召喚師,
在瑯琊閣負責養鴿子,
駐守於221B門口的迷妹,
無法進入霍格華茲的麻瓜,
和Kingsman的小小裁縫師。
 
 

[花泉] Here

“Ec,我可以搬去你那嗎?”


在管樂團練習結束後,佇在臺階上的他收到了這封簡訊。

陌生的號碼卻是熟悉的稱呼。


“無妨”


回覆後將手機收進大衣口袋,

他抬頭,看見被屋簷切割的夜空,

白雪無聲地飄落,已是隆冬。


〈Here〉

。現代AU?

。Glorfindel x Ecthelion

。設定:末日決戰結束,諾多重生於現代


他打開門,門外的金髮青年偏頭微笑著,

削短微卷的髮尾沾著雪花,尚未融竟。


「你把頭髮剪了?」他問。


「你不也是?」他笑著將背帶往肩上提。


素色側背袋和後背包似乎便是他全部家當。


「進來吧。」


「嗯,外面快冷死我了。」


「我還以為你和炎魔同歸於盡之後就不怕冷了。」


話才說出口,Ecthelion便後悔了。

一個爛到Valinor的玩笑,他想。


「喔,Ec,你不知道我有多懷念的冷言冷語。」金髮青年倒在沙發上大笑。


而他也不禁笑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要吃什麼?」他將及肩的黑髮挽起,穿上圍裙。


「你現在自己做菜了?」他踱到廚房自後環抱住黑髮青年。


「抱歉,現在我們可沒有Lembas可以吃了,金花領主。」


「之前Salgant跟我說過,有一種人類發明的東西和Lembas很相似,」燦金的腦袋擱在他的肩上:「好像叫做速食麵。」


「那吃多會死人的。」


「真的?我就知道人類都不可靠。」


「你該慶幸Tuor不在這裡。」他失笑。


「我是慶幸。」他笑,然後在他臉頰上輕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現在在做什麼?」


金髮青年倒在他的懷裡,

有一搭沒一搭的換著電視台。


「樂團,長笛手。」他則拿著新樂譜鑽研。


「真適合你。」


「你呢?」


「夜班警衛。」


「為什麼?」


「我睡不著,」一種蒼涼的語調:「Ec,我睡不著。」


沒有繼續問下去,因為答案不表自明,

他將遙控器奪過來,關掉電視後扔到一旁。


「你現在立刻給我去睡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以為你有兩間房才過來投宿的。」


金髮青年將枕頭往單人床上丟,

Ecthelion接住枕頭並放在自己枕頭的旁邊。


「我一定得要有琴房。」他說:「你要睡陽台我也不反對。」


「現在是十二月,我親愛的湧泉領主。」


他掀起羽絨被往裏頭鑽。


「大不了就滾回殿堂。」他畏寒地縮了一下腳。


「你是要懲罰我讓你等了那麼久嗎?」


金髮青年自後環抱住他。


「不,是懲罰你愛逞英雄。」


熟悉的溫暖自背襲來,

像是四月的暖陽般。


「晚安,Ecthelion.」


「晚安,Glorfindel.」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最後他到了殿堂。

金髮青年笑得苦澀,

輕聲說一句:“輸了,撤退成功了。”

便坐在他身邊,反常地安靜。


“累了?”


“嗯。”他闔上眼: “Ec,我回來了。



── Fin.


16 Jun 2015
 
评论(14)
 
热度(36)
© 樂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