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小彩,台灣的coser,
樂琰是寫作時的暱稱。
Marvel英雄愛好者,
托爾金中土世界住民,
阿斯加德神殿的侍女,
咆嘯深淵的召喚師,
在瑯琊閣負責養鴿子,
駐守於221B門口的迷妹,
無法進入霍格華茲的麻瓜,
和Kingsman的小小裁縫師。
 
 

[MF] Nearsightedness

。Maedhros x Fingon,NC-17
。設定:末日決戰結束,諾多重生於現代
。警告:無腦傻白甜注意

歲末,Curufin正在做研發部門的年度報告,

他瞥了一眼會議室的成員,

一如往常地,Maedhros在他的會議紀錄上塗鴉,

Maglor哼著奇怪的曲調,

Celegorm呼呼大睡,

Caranthir正在整理預算,

Celebrimbor認真研究著報告內容和未來一年的開發計畫,

Annatar則靠在Celebrimbor身上繞著自己燦金的髮尾玩,

而Fingon則瞇著眼睛望著簡報,

即使Curufin不想承認,

但Fingon真的是所有人裡最認真的一個,

不過平時都全神貫注地聽簡報的他,

今天卻頻頻前傾而且瞇著眼睛。

報告結束後,Curufin走向Fingon。

「嘿。」Curufin抓住了Fingon的肩膀。

「Curvo?怎麼了嗎?」

「我覺得你近視了。」

「近視?」

「你要不要先去眼鏡行驗光順便配眼鏡,我知道一間不錯的。」語畢,Curufin從西裝外套掏出一張名片:「要是你的近視加劇對公司不是什麼好事。」

「好……」Fingon瞇著眼睛看著名片。

「你最好現在就去,我請人事課的小姐幫你弄假單。」

「呃、好吧。」

請了半天假,

Fingon騎著他的Scooter去了名片上的那間眼鏡行,

店員幫他驗光、挑選鏡架、製作眼鏡不過三小時內就完成,

而Fingon也終於明白為什麼Curufin會推薦這間眼鏡行。


「你的近視已經到了兩百度上下,現在才開始用散瞳劑可能已經沒辦法矯正了,不過你平時應該不用戴眼鏡,但是工作或看遠方時請務必戴上。」用著像是機械般的平板語調,店員將裝著眼鏡的盒子交給了Fingon。

「謝謝。」

「騎車最好戴著,為了安全。」

「好的。」Fingon自盒中將眼睛拿出來,是非常平實的款式,深藍色的粗框眼鏡,他將眼鏡戴上,重新回到了原本清晰的世界。

將眼鏡盒收進風衣口袋他便騎車回到了他和Maedhros的住處,

當他打開門發現Maedhros已經先一步到家了,

他正將外帶的中國食物從塑膠袋裡拿出來。

「Findekáno,你今天下午怎麼不在公司?」Maedhros並沒有抬頭,只是笑著把每個紙盒子打開。

「我去配眼鏡,我近視了。」Fingon將長靴脫下。

「眼鏡?」Maedhros抬頭,發現Fingon鼻樑上的眼鏡。

「好看嗎?我隨便挑的。」Fingon微笑。

「你怎麼樣都好看,我親愛的Findekáno。」

「謝謝。」

「只是──」

「嗯?」

「算了,沒事,快點吃吧,天氣很冷、吃完晚餐就趕快洗澡。」

「好吧。」Fingon拿起了裝著炒麵地紙盒吃了起來。

晚餐吃完後,Fingon收拾著紙盒,Maedhros則先去洗澡,

將所有的垃圾扔進中央處理系統後,

Fingon懶洋洋地拿起了平板電腦開始處理下午還沒弄完的事情,

只是處理了幾行錯誤的程式碼就讓他頭暈目眩,

Fingon關上電腦、拿下眼鏡,輕輕地揉著自己的眼頭,

方才欲言又止的Maedhros讓他不禁分心。


肯定是怎麼了。他想。

「嘿,Káno,換你洗澡了。」

Fingon將電腦擱到一旁,隨意答應一聲便拿起衣服進了浴室。

他將換洗衣服放在架上並把及腰的長髮隨意地挽起,

浴缸裡已經放好一池乾淨的熱水了,

清洗完身體後Fingon泡入微燙的熱水中,

繼續胡思亂想,

灰藍色的眸子盯著放在浴缸邊緣的粗框眼鏡忖度著Maedhros的反應。

「您是打算在浴缸裏頭被煮熟嗎?我親愛的至高王殿下。」

Maedhros的呼喚聲讓Fingon回到了現實。

「水會冷掉的,快出來,我幫你吹頭髮。」Maedhros站在浴室門外笑著。

Fingon打開門對上Maedhros的視線:「真可惜我今天沒洗頭。」

「好吧,就算是這樣你也是泡太久了。」Maedhros輕撫著Fingon的臉頰:「怎麼了嗎?今天遇到什麼不開心的事情了嗎?」

「沒有,只是……」Fingon抬頭問道:「你是不是在生氣?因為眼鏡的事情。」

「我沒有生氣啊。」Maedhros挑眉:「好吧,是有那麼一點點,因為你實在太不會照顧自己了。」

「只是點小近視而已,我親愛的Maitimo。」Fingon不禁啞然失笑。

「但是隔著這小小的玻璃片,我就無法看見你那雙漂亮的眼睛了。」Maedhros笑了笑戳著Fingon的鼻尖:「而且接吻似乎會打到。」

「你又沒試過你怎麼知道?」Fingon微笑,然後湊上戀人的嘴唇。

那是和以往相同的吻,熱情而綿長,

Fingon摟上Maedhros脖子,

而Maedhros則將Fingon的雙腿往自己的腰上纏並讓它們勾在一塊兒,

在兩人接吻的間隙,

Maedhros微笑道:「我一直覺得你把頭髮挽起來很性感。」

Fingon沒有讓情人繼續貧嘴,只是輕輕地啃咬著Maedhros的下唇。


維持著同樣的姿勢,Maedhros抱著Fingon回到臥房,

兩人笑著一同摔在柔軟的床上,

Maedhros翻身俯在Fingon身上繼續著方才的親吻,

不意間,Maedhros將手伸進對方上衣裡,

Fingon一驚,將衣服下襬拉好。


「等等,明天Findaráto會來──」

「又不是現在要來,」Maedhros笑道:「而且就算他現在來,我也會要他在玄關腳踏墊上好好等著,別壞了好事。」

「Maitimo!」Fingon小聲斥責。

然在此時抱怨卻像是邀約,

Maedhros低聲一笑,將自己的上衣褪下,然後解開褲頭,

Fingon苦笑,然後宣布棄守,

將衣物除卻後,他調整了一下姿勢,

讓腰靠在枕頭上接著繼續摟住Maedhros。


「其實你戴眼鏡也有好處。」Maedhros俯下身啃嚙著戀人的耳廓:「這樣別人就看不到你那雙漂亮的眼睛了,除了我以外沒有人能看到。」

他將Fingon的眼鏡摘掉並放在床頭櫃上,

然後繼續著熟稔的愛撫,

他喜歡Fingon小小的喘息還有因為情慾而快速起伏的白皙胸膛,

修長的手指自頸項一路下滑,最後停留在Fingon體溫最高的所在。

「啊、啊!」Fingon弓起了身軀。

「怎麼了?我親愛的至高王。」Maedhros笑著,然後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同時在他的頸項間落下像雨點般的細吻。

「不行,這樣會──」

隨著尖銳的呻吟,Fingon的白濁釋放在Maedhros的掌上。

Maedhros輕輕地吻著Fingon的眼睫,

若有似無的水氣蒸騰,讓Fingon的眼眸起了一層水霧。

「這樣的你真美……」

「Maitimo……」

Maedhros吻著戀人已然嫣紅的臉頰,

然後在頸邊留下一個小小的印記。

「噢,Maitimo,要是明天Findaráto看到──」

「你現在還有心情提到他的名字?」Maedhros挑眉。

「我不是、我──啊!」

猝不及防地,Maedhros將指節探入Fingon的後庭。

「你──」Fingon急促地喘著氣。

「放心,我會慢慢來的。」Maedhros給予了承諾,同時在他的額上輕輕一吻。

Maedhros放慢了擴張的速度,直到Fingon的呼吸逐漸平順下來。

「可以了嗎?」

Fingon沒有作答,只是咬著下唇點點頭。

「抱著我。」Maedhros以著因情慾而低沉的聲線說道。

當Fingon抱緊他的瞬間,Maedhros進入了他。

「啊、啊啊……」像是嗚咽般的聲音自Fingon的嘴邊溢散而出,為了不要抓傷Maedhros的背部,Fingon死命地抓住自己的手腕,不使它們鬆開。

「如果痛要跟我說。」簡單地交代過後,Maedhros便開始了進出,伴隨著Maedhros的動作,床鋪也隨之搖晃,而不知道是熱度抑或是下身傳來的刺激,Fingon覺得自己幾乎要喪失思考的能力,他實在不知道事情為什麼會進展成這樣,只能隨著Maedhros的節奏而喘息,而這樣的姿勢也使他無法把自己的臉埋入枕中,只能直面著Maedhros那雙灰眸以及堅毅的臉龐。

「Káno、Findekáno……」Maedhros加重的進出的力道,並撞擊於Fingon體內那敏感的地點。

「啊、啊啊,Maitimo,我──」伴隨著高潮,Fingon鬆開了雙手,而Maedhros則繼續在他的體內馳騁。

「Findekáno…」他說:「Nalyë vanya, melmenya……」

語畢,Maedhros便在Fingon的體內釋放了出來,

將自己的分身抽出後,Maedhros輕輕地吻著已然精疲力盡的Fingon。

「Maitimo……」Fingon用著細小的嗓音問道:「Ma nelyë telyaina?」

Maedhros笑著搖搖頭,而Fingon莫可奈何地微微一笑,然後接續了方才地親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Findekáno呢?」Finrod將東西放在玄關。

「他在休息。」Maedhros說。

「他感冒了嗎?」

「沒有,只是有點近視了。」

「那為什麼他要休息?」Finrod困惑。

「這個嘛……」Maedhros尷尬地摸著鞋櫃。

──Fin.

後記:
第一次在肉文裡用昆雅語就上手 (X)
Nalyë vanya.= You are beautiful.
Melmenya. = My love.
Ma nelyë telyaina? = Are you finished?
這是之前親友貼的,一時手癢就把它用上了。

對了,PWP,不要鞭劇情喔 (太晚講了#

16 Jun 2015
 
评论(2)
 
热度(39)
© 樂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