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小彩,台灣的coser,
樂琰是寫作時的暱稱。
Marvel英雄愛好者,
托爾金中土世界住民,
阿斯加德神殿的侍女,
咆嘯深淵的召喚師,
在瑯琊閣負責養鴿子,
駐守於221B門口的迷妹,
無法進入霍格華茲的麻瓜,
和Kingsman的小小裁縫師。
 
 

[霸圖中心]將心比心

。時間設定:賽季結束,霸圖亞軍

。搞笑無腦走向


在最後的最後,他還是輸了冠軍,

雖然不全然是自己的錯,但是他還是忍不住想要責怪自己,

要是那個手雷丟中的話就可以直接造成僵直了,
但是好死不死,一槍穿雲就這個一側頭就閃了,
他幾乎都要看到對方輕蔑的微笑,一抬手,槍口就這麼對準了百花撩亂,
無奈自己處於浮空狀態,想閃也沒法子,就這麼硬生生地吞下了那發子彈,


彷彿嘲笑他的無能似的,正中腦門。


記者會後,霸圖的選手們回到飯店房間,
心情最糟的沒別人,就屬張佳樂,雖然和平時一樣笑著,
但誰都知道他現在恨不得衝上飯店頂樓然後驚天地、泣鬼神的哭喊,
但是他沒有,張佳樂只是笑著和林敬言回了房間。

「張佳樂,」林敬言遞了Lindt & Sprüngli的巧克力給他:「還有下次。」

「我們還能有幾個下次?」張佳樂回到房間笑容就掛不住了:「你和老韓的年紀都快成了榮耀電競圈的笑話了。」

「所以你現在是在怪我跟老韓?」

「我可沒這麼說。」張佳樂將棉被拉過頭:「晚安。」

小孩子脾氣。林敬言不禁在心中翻了個白眼。
但是他知道,這貨隔天就不會在生悶氣了,
不管再大條的事情,他都沒辦法擱到過夜,孫哲平的事情除外。

「晚安。」林敬言說。也不管對方有沒有應聲。

林敬言是個淺眠的人,所以一旦睡覺時有什麼風吹草動,他都能夠立即反應,
比如說張佳樂腳抽筋一類,
但是這件事情實在太離奇了,凌晨五點半,張佳樂居然自動自發地起床,
並且開始做起早操來了,林敬言把棉被拉過頭。

一定是他睜開眼睛的方式不對。林敬言想。

再拉開棉被一次,只見張佳樂板著一張臉把窗簾拉開來,
讓清晨的熹微陽光灑進室內並且照亮林敬言那張錯愕的臉。

「林敬言?你怎麼在這?」

張佳樂用著一張不可置信的臉看著林敬言,彷彿他不應該在這裡似的。

「張佳樂,你是不是發燒了?」

「發燒?張佳樂?」

完了,這小子燒蒙了。林敬言起身,努力想著要怎麼處理這件棘手的任務。



凌晨五點半,張新傑起床,正準備等韓文清一起起床,然後做早操,
可是一向早起又嚴格的隊長居然把棉被蓋著頭繼續睡覺,張新傑不由得擔心起來,
該不會是感冒或者是發燒了?他試探性地掀開被子的一角。

「隊長?五點半了,該起床了。」

「唔,我不當隊長很久了,讓我再睡一下……」韓文清翻身撥開張新傑的手。

嗚哇,好萌──不對我在想什麼這是隊長啊!張新傑理智差點斷線。

「呃,可是隊長──還是說你哪裡不舒服?」張新傑扶著韓文清起身。

「讓我睡到七點啦,林敬言你這個臭老頭……」韓文清再度揮開張新傑的手。

林敬言?七點?我不當隊長很久了?張新傑那優越的腦袋瞬間停止思考。

「佳、佳樂前輩?」

「新傑?」韓文清偏著頭,睜大眼睛看著張新傑。



霸圖戰隊緊急會議,收到通知的秦牧雲並沒有想太多,應該是賽後檢討而已,
他帶著輕鬆的心情走到開會的地點,
打開門之後,林敬言和張新傑一如往常地坐在相同的位置,
而韓文清撐著下巴、滿臉笑容地玩著一隻貼滿水鑽的折疊式手機,不時還發出好聽的笑聲,
坐在對面的張佳樂則是彷彿祖宗十八代都被韓文清殺死似的、死命地瞪著他。

「呃,隊長、各位前輩好。」

這時韓文清闔上了手機,笑著向秦牧雲招手:「小秦,就坐我旁邊吧?」

秦牧雲乾笑幾聲,退出會議室並關上了門。

「張佳樂,你嚇到秦牧雲了。」林敬言憋笑道。

「對不起,我忘了。」

「張佳樂,算我求你好不好,不要再用我的臉做出那種表情了!!!」



由於歡脫的韓文清和霸氣的張佳樂實在太令人蛋疼,
秦牧雲差點就要去看了心理醫生,
於是乎第二場霸圖緊急會議於線上召開。

林敬言: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

張佳樂:你以為我不想知道嗎?

韓文清:重點是要怎麼解決吧?

張新傑:在解決這件事情之前,我們還有更棘手的事情

張佳樂:?

張新傑:三天後,對雷霆的常規賽

林敬言:所以要怎麼辦?韓文清一臉雀躍地拿著百花撩亂的帳號卡嗎?

張新傑:如果到時還沒解決的話也就只能這樣了

韓文清:規則呢?

張新傑:沒有違反

張佳樂:那就只好這樣了

韓文清:嗯

韓文清退出群組視窗,看著現在的身體,骨架纖細又缺乏肌肉,
塗著黑色指甲油的漂亮指尖,耳朵上三五個耳洞,怎麼樣也長不粗的眉毛和顏色略淺的瞳孔,
他這輩子沒這麼想死過。更不要提一打開衣櫃就是一整排的粉色系襯衫,
張佳樂腦子裡有低調這個詞嗎?難怪百花的粉絲都清楚明白要把塑料罐往誰的身上扔。

「張── 我是說,老韓,」林敬言開口:
「你現在是用張佳樂的身體,為了不讓俱樂部裡的人起疑心,你應該要表現得像張佳樂一些。」

「請假、遲到和早退?」韓文清一臉不屑的說。

「我不是那個意思。」林敬言嘆了一口氣。

「還有這傢伙的抽屜裡怎麼全是垃圾食物,會招螞蟻。」

「張佳樂很喜歡。」

「全部拿去銷毀。」

「那你就準備看『韓文清』嚎啕大哭吧。」

韓文清沉默。



「欸,新傑,」張佳樂翻找著韓文清的衣櫃:「老韓他平時穿什麼睡覺?」

「穿這個。」

張新傑從自己的衣櫃拉出一套淺藍色的睡衣褲,睡衣上頭還有著棕色小熊的圖案,另外還附著一頂可愛的睡帽。

「真的假的?」

「真的。」

張新傑這套睡衣準備了很久,但是都沒有機會讓韓文清穿上,
他甚至有想過在他的飲料裡投下藥,不過現在沒這個必要了,
感謝張新傑有一張誠懇的臉,張佳樂不疑有他地穿上了那套睡衣褲,同時張新傑拿出了相機。

「佳樂前輩,為了要讓你熟悉隊長的表情,我們必須開始做訓練。」

「訓練?」

「是的,不過在這之前,請讓我拍幾張照片好嗎?」

「好啊,隨便你。」

那天晚上,張新傑覺得自己死而無憾了。



隔天早上,霸圖俱樂部便熱鬧非凡,
原因莫過於韓文清穿着淺藍色的小熊睡衣、頂著睡帽、拖著毯子然後一邊哼歌、一邊刷牙,
然後張佳樂氣急敗壞的拿他那雙粉紅色而且毛茸茸的拖鞋砸他。
而目睹到這樣的現象的人,全部都向張新傑請了假,
理由全是驚嚇過度或者是覺得今天還沒睡醒,
聽到的人不相信、就連看到的也都不相信,
只聞其情不見其事的霸氣雄圖公會長蔣游先生斥為無稽之談,
那位霸氣測漏、豪氣干雲的隊長怎麼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蔣游拿著公會的資料去找了韓文清。

「隊長,這是這個禮拜獲得的材料清單。」

只見韓文清托著下巴、微微一笑:「就放著吧。」

「隊、隊長、對、對對不起,我做錯了什麼嗎?我現在就去交互蹲跳──」

韓文清似乎意識到了什麼,於是板著一張臉說:「沒事。」

「但、但是,隊長你剛剛──」

「我怎樣?公會會長很閒嗎?還不去做事!」

「遵、遵命。」語畢,蔣游便很快而且心滿意足地離開了。

天,韓文清你平常都怎麼虐待人的啊。張佳樂在他的內心吶喊。



三天後,對雷霆的比賽不能因為靈魂互換這種不科學的理由暫停,更何況這個理由是不公開的,
因此只好讓韓文清拿百花撩亂、張佳樂拿大漠孤煙上了,
當韓文清將參賽資料呈遞給比賽單位時,大家都以為印刷錯誤了,
然這是他們的決定,也沒有違反大會規則,當然也就只能批准通過。

個人賽霸圖派了三位新人,與雷霆的比數二比一,微幅領先,
然這並不能代表什麼,而且這個結果並不會讓觀眾意外,
令人意外的則是播報員接下來的解說:


「擂台賽開始,雷霆戰隊派出的是他們的隊長肖時欽操縱角色是機械師:生靈滅!在練習賽一向表現穩定的肖時欽這次會給大家帶來怎麼樣的精彩表現呢?而另一方面勢如破竹的霸圖戰隊派出的張佳樂,操縱的、操縱的是 ── 大漠孤煙?」

場上一片譁然,張佳樂操縱大漠孤煙?這實在太不科學,
霸圖的粉絲們忍不住鼓譟了起來,而播報員不可置信地盯著霸圖給的資料,
到底是自己看錯唸錯,還是霸圖戰隊終於瘋了?
坐在對手擂臺的肖時欽本來正在擦眼鏡,聽到這個宣布差點把自己的眼鏡給砸了。
然只見張佳樂從霸圖的選手席上站了起來,面無表情,踏著穩穩的步伐走上擂臺。

此時觀眾席上的張佳樂黑便起身大聲鼓譟:「張佳樂你沒搞頭了吧!你以為拿大漠孤煙就會贏了嗎?笑話,你是榮耀的笑話!」

這時,只見張佳樂停下腳步回頭看了一眼觀眾席,只是一個不屑的眼神,那位本來還志得意滿地黑著張佳樂的人,便噤聲坐下。

「這、這是史無前例的狀況,雖說大會規定沒有寫這是犯規的,但是也不曾見過哪個戰隊這麼不靠譜呀!」播報員風中凌亂,即使他不是霸圖粉、也忍不住替他們著急。

但不管怎樣,比賽還是得打的,擂臺戰地圖是一座廢棄的古城遺跡,有許多斷垣殘壁,
對需要藏匿的機械師相當有利,對手又是不諳操縱拳法師的張佳樂,
這場比賽可說是勝券在握,但肖時欽沒有點大意,
只是小心地將探測機器人給放了出去,看大漠孤煙的位置。

蹦。

身為機械師的肖時欽再也清楚不過那是機器人被發現、並擊破的聲音。

怎麼可能。肖時欽想。理論上能察覺細微聲音的人必須要有敏銳的聽力和觀察力,
而張佳樂向來擅長的都是掩護式打法,怎麼突然間準頭變得這麼的好?這其中必有蹊蹺。
肖時欽再放了一個機器人出去,再度被擊毀。而此時,他發現大漠孤煙已經越來越靠近自己了。

撤!沒想到這個念頭才剛冒出來,他就已經看到大漠孤煙的影子了,要是貿然地出去恐怕會和他正面迎擊,而這正是機械師最不想遇到的情形,瞎耗總比赴死好。正想喘一口氣時,生靈滅倚著的牆被應聲打破。

「不要使小手段,出來。」

語出,觀眾席一片叫好聲,這就是霸圖粉想看到的畫面!
豪氣萬千、氣干雲霄的氣勢,即使場內人聽不到場外的加油聲,
但霸圖粉仍使出全力地喊著張佳樂和大漠孤煙,即使這兩個詞湊在一起實在相當獵奇。



看著張佳樂的表現,坐在雷霆選手席的戴妍琦一抹笑容。

「哦?」

「怎麼了?」張家興問。

「沒什麼、沒什麼?只是覺得有趣而已。」

「哪裡有趣?肖時欽都快被打下場了。」

「哎,」戴妍琦戲劇性地嘆了口氣:「我就說從嘉世來的都這樣,你腦袋裡一半裝水、一半裝麵粉,不動便罷了,一動全是麵糊。」

「……」

「看比賽,別看著我。」戴妍琦揮了揮手要張家興別過頭。

這時,肖時欽已經被打下場了,雷霆這邊派了一位新人上去應戰,不出其然,不到兩分鐘便狼狽地下場,接下來上場的是戴妍琦。

「── 雷霆擂台賽最後壓軸的是操縱元素法師鸞輅音塵的新人戴妍琦!這場蕾台賽到底是這位漂亮姑娘扳倒張佳樂的大漠孤煙呢?還是張佳樂延續霸氣雄圖的氣勢一挑三呢?」

戴妍琦露出怎樣都好的表情、很快地刷了帳號卡進入遊戲,
大漠孤煙的血剩下一半左右,但是她依舊沒有絕對的信心可以打贏他,
至於原因,戴妍琦輕笑,唉,只能怪雷霆這些男人的眼睛都長到後腦勺去了。擂台賽最後一場6分31秒結束。

緊接著團體賽開打,出乎意料又不出所料地,
霸圖戰隊除了張新傑、林敬言和秦牧雲的角色沒變,張佳樂和韓文清的角色互換。
雷霆這邊,肖時欽吃了一次悶虧就不會吃第二次,戰術大師這個名字不是頂著好看的,
雷霆戰隊隨時都站在被淘汰的坑邊,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要是一不注意就會被推下去。

「先分成兩隊,這次的地圖是森林,我和妍琦先往前刺探敵情,如果大漠孤煙找上你們,跑,穿上你跑得最快的裝備,懂了嗎?」

其他隊員表示附議,便先行走上選手席,戴妍琦和肖時欽殿後。

「隊長,我們這樣算約會嗎?」戴妍琦雙手環住肖時欽。

「不是……」

「真傷心。」戴妍琦放開手,快步地跟上隊伍。

團體賽開打,生靈滅和鸞輅音塵比肩站在一塊,
兩人很快地找著百花撩亂,先爆了他,沒了掩護的大漠孤煙或許依舊難以對付,
但如果少了彈藥師,事情會簡單得多,
雖說對方是大神,不過現在的百花撩亂的操縱者是韓文清操縱,
但是自己這邊有兩個人,所以不管怎麼看,雷霆這邊的勝算還是比較大的。

彷彿因應雷霆的願望似的,百花撩亂出現在他們的眼前,身邊一個人都沒有,
有可能在附近的是遠距離攻擊手秦牧雲,但森林地形阻礙太多了,即使有彈藥也無法及時支援,
只見鸞輅音塵躲到樹後開始吟唱,一個火焰爆彈就往百花撩亂招呼過去,
只見他一個滑步便躲了過去,鸞輅音塵一下都沒猶疑就衝了上去,70級的大朝天雷地火就打了過去,
這時候百花撩亂一個後跳,接著一片光影便壟罩住他。

「百花打法掩護!韓文清居然打出了這麼花俏又目不暇給的招式,但是向來百花打法最讓人詬病的就是準頭不夠好,所以即使韓文清能夠打出類似的打法、但有可能給多方多少傷害呢──」

鸞輅音塵往後退了一步,但是彈藥專家是個遠距離攻擊的職業,哪能這麼快就躲開攻擊,
一個浮空彈射向鸞輅音塵,肖時欽不是犯傻了,當然不會讓戴妍琦一個人擋著,
生靈滅以著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扔了一個空戰機械,中斷了攻勢。

「沒事吧?」肖時欽的聲音從戴妍琦的耳機裡傳來。

「有,我掉了近兩成血,韓文清用彈藥專家的準頭比張佳樂好太多了。」

「實在太令人驚訝了!」播報員大喊:「韓文清的表現絢爛又不失準度,他簡直重現了當年在百花時期的張佳樂,雷霆擋得住這麼猛烈的攻勢嗎?大漠孤煙出現啦!在百花打法的掩護之下,大漠孤煙出現了!鸞輅音塵被鎖定上了,前踢、衝拳、高踢、鷹踏、旋風腿,然後是、是猛虎亂舞!」

連段完畢,一陣煙霧散去,只見鸞輅音塵躺在那兒。
至於肖時欽,一個大漠孤煙都打不贏了,更何況在加上一個百花撩亂?遊戲到這裡也算玩完了。

團體賽結束,戴妍琦站起來,越過一臉沮喪的肖時欽、走到張佳樂的座位旁邊,禮貌性地和他握了一下手,然後戴妍琦用只有兩人聽得到的語氣說:「打得真好,韓隊。」張佳樂睜大眼睛,但並沒有遲疑多久、他便擠出僵硬的笑容:「妳說什麼呢?」戴妍琦只是抿著嘴笑一下,沒有再多說。

最後霸圖對雷霆以8比2奪得勝利,然而,戰爭還沒結束。

第三場霸圖緊急會議,新成員戴妍琦。



第三次霸圖緊急會議,由於四個人的寢室是分開的,所以決定各自搬著電腦,到會議室討論。

新成員加入群組:戴妍琦

林敬言:我說為什麼戴妍琦在這群組裡?

韓文清:因為她發現了我們靈魂交換的事

張新傑:很多人都發現了,剛剛有不少人傳了私人訊息給我

戴妍琦:那我把他們全部加進來

職業選手的手速可不是開玩笑的,轉眼間全部的職業選手都被圈選進了群組。

葉修:呵呵

韓文清:……

黃少天:哈,我就說這事情必有蹊翹,我從擂台賽時候就在分析了,那個走位和判斷根本就不是張佳樂這種人打得出來的啊我說,至於後來團體賽就更不用說了,這全部的全部都根本不科學好嗎?你們是用了什麼樣的外掛啊?分享一下啊,要是我的手速加上隊長的聰明頭腦,我們肯定就拿冠軍了。

肖時欽:喻文州要是有了手速才叫開外掛好嗎?

吳羽策:先別管這個了,所以現在你們打算怎麼辦?

張佳樂:不知道

李軒:兩個人抱在床上滾一圈如何?

楚雲秀:求床上滾一圈實況www

蘇沐橙:我倒覺得可行,電影不都這樣演的嗎?接吻之後就靈魂就換回來了

楚雲秀:我的天啊沐沐,這CP你行?

韓文清:CP是什麼?

蘇沐橙:沒什麼

張佳樂:所以現在要怎麼辦……

戴妍琦:先試試看接吻吧。

韓文清:好

也不管底下一排驚嘆號,韓文清(in.張佳樂)就這麼欺上張佳樂(in.韓文清)的身,
輕輕抬起他的下巴,然後就這麼豪氣干雲地吻了下去,張新傑和林敬言覺得自己的眼鏡都要碎了。

韓文清擅長體術,因此即使韓文清的身材較為高大,
他還是能夠用著張佳樂的身體也把他自己扳倒,
然後將他壓在會議室的桌子上緊接著一連串的動作:
騎上去、挑起下巴,很快地吻了上去,一氣呵成,不拖泥帶水,
然這一幕畫面實在驚悚,張佳樂跨坐在韓文清的身上,而韓文清一臉羞赧地想要推開張佳樂。

方銳:老林,老林,我說你們那邊怎麼沒了動靜?

林敬言:老韓親下去了

李軒:祝百年好合,早生貴子啊

底下加一、加二、一路加到天邊去了。

張佳樂:沒有用耶

李軒:想也知道

韓文清:……

張新傑:換一個方法吧

黃少天:互撞,之前我看到有個電影是這麼樣子做的,兩個人先隔一段距離然後助跑然後用頭撞頭,然後天邊閃過一道雷電,接著天搖地動,他們就重新交換靈魂了

喻文州:少天別鬧

戴妍琦:就只能照李軒隊長所說的滾床單了

李軒:我現在改變主意了,我覺得互撞不錯

一直沒發表意見的王杰希這時候開口了。

王杰希:以心換心,將心比心

張佳樂:?

王杰希:那是因為你們之間有所嫌隙,所以才會發生這種事情

韓文清:嫌隙?

王杰希:話就說到這邊,你們好自為之

── 王杰希  退出群組

高人,真的是高人。眾選手這麼想著。

「將心比心?」張佳樂重複了這句話。

「你們先出去。」韓文清說

「什麼?」林敬言問。

「我想和張佳樂單獨談談。」

「我們知道了。」張新傑點點頭。

兩人離開會議室,只留下韓文清和張佳樂。

「老、老韓,你要和我,說些什麼?」

張佳樂不禁有點緊張,畢竟他並不是很常和韓文清單獨對談,
因為韓文清總是那麼一臉生人勿近、近則殺之的表情,張佳樂最不會害怕的就是這種人。

韓文清看著自己的手發呆了一會兒,終於開口。

「我很羨慕你,你的狀態還很好。」

「什麼?」

「你比我年輕四歲,目力、手速和判斷力都沒有下滑。」

會議室的桌上擺著一本電競的雜誌,上頭大大的標題就寫著:拳皇再臨。

「謝謝你,讓我再次回到當年的光榮。」韓文清微微一笑,抬頭看著張佳樂。

張佳樂瞬間當機,雖然韓文清現在是在自己的身體,不過他還是看得到韓文清的影子,那是他第一次看到韓文清的笑容。

「只是夢該醒了,雖然我真有那麼一點不想換回來了。」韓文清斂下笑意:「我真受夠你那粉紅色又毛茸茸的拖鞋了。」

張佳樂不禁笑了出來,他拉張椅子坐在韓文清旁邊。

「其實,我還在想著那天我們輸掉的晚上。」張佳樂扭著自己的手:

「我在想,要是我們再年輕一點,我們應該就能贏了。」

「你是在怪我和林敬言?」

張佳樂沒有回答,只是點點頭。

「沒關係。」韓文清又笑了,拍拍張佳樂的頭:「我們下次一定可以拿到冠軍的。」

「嗯。」張佳樂也笑了。



會議室裡只傳出小小的談話聲,最後突然安靜下來,
張新傑和林敬言猶豫著到底要不要進去,
又沉默了一下,他們還是決定進去。

打開門才發現,韓文清和張佳樂兩個人都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他們不禁笑了,順手拿了霸圖的外套蓋在兩人身上。

晚安,祝有個好夢。



隔天,陽光從會議室的窗戶照進來,韓文清準時醒來,脖子有些僵硬,
發現自己趴在會議室的桌子就睡了起來,
旁邊的人是張佳樂,趴在桌子上的他睡到口水都流出來了。
看著張佳樂的睡臉,韓文清意識到了他的靈魂已經回到自己的身體了。

「張佳樂,該起來了。」

聽到韓文清的聲音,張佳樂幾乎是用跳的醒來,
先是將嘴角的口水擦乾淨,接著又呆愣了半晌,
看著韓文清的臉又看看自己的手,他笑開。

「變回來了!」

「嗯。」

「太好了!」張佳樂張開雙臂,撲向韓文清。



這時候的張新傑和林敬言正打算去會議室看看兩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手才剛碰到門把,就聽到了裡頭傳來了韓文清的怒吼。

「張佳樂!你給我放手!放手!」

── Fin.


16 Jun 2015
 
评论
 
热度(11)
© 樂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