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小彩,台灣的coser,
樂琰是寫作時的暱稱。
Marvel英雄愛好者,
托爾金中土世界住民,
阿斯加德神殿的侍女,
咆嘯深淵的召喚師,
在瑯琊閣負責養鴿子,
駐守於221B門口的迷妹,
無法進入霍格華茲的麻瓜,
和Kingsman的小小裁縫師。
 
 

[黃喻]天縱英明

。黃少天x喻文州


黃少天一直覺得自己不笨、只是喻文州太聰明。

不論他打算做甚麼,喻文州總是可以很快地看穿他的心思,從忿忿不平到處之泰然,不知不覺間,黃少天被他吸引住了。喻文州聰明得性感而且還有一些生活上的小地方,像是微笑時會皺起眉頭、不習慣戴眼鏡而寧可瞇著眼睛看東西、總是用一貫溫和的嗓音喊他的名字等等,這些小細節讓黃少天覺得喻文州真是可愛死了,等到回過神時,他才發現自己已經深深的愛上了這個人。

而身為一個天縱英明的機會主義者當然想取得上風,先以帥氣無比的態度使對方愛上自己然後讓再對方主動告白,這樣豈不瀟灑?想到這兒,黃少天不禁自顧自地笑了。運籌帷幄或許不是他的強項、但出奇制勝的話他還是很有信心的,明天就是假日了,黃少天規劃了一個理想約會計畫,計畫目的當然是讓喻文州因為浪漫的氣氛而繳械投降,「榮耀第一劍聖黃少天真是個天才!」接著又忍不住地嘴角上揚。徐景熙對黃少天投以看到神經病的表情,而後者依舊托著下巴呵呵地笑著。徐景熙終於忍不住用手肘推了推坐在自己旁邊的宋曉。

「你不覺得今天黃少怪怪的嗎?」

宋曉越過徐景熙的肩膀看了春風滿面的黃少天一眼後、嗤笑道:

「估計是話說太多、腦子缺氧,今天終於壞了吧。」

「真有道理。」

「是吧。」

語畢,兩人繼續遊戲。



隔天早上,喻文州被黃少天的鬧鐘吵醒。

「明明是假日,少天在搞甚麼……」他咕噥了一下,起身將黃少天的鬧鐘按掉,然後無意識地趴在他床上睡了起來。

等到黃少天端早餐回到寢室時差點沒把盤子給砸了。當他看到喻文州躺在自己床上、抱著枕頭睡得香甜時,他甚至覺得是自己開門的方式錯了,為什麼喻隊躺在自己床上?難不成喻隊醒來過了?就算他醒來過也沒必要躺過來我床上啊,還是我昨天晚上作了甚麼不理智的事情待會喻隊會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要他負責?最後一個好像還不錯── 慢著黃少天你他娘的在想甚麼!他咬住自己的臉頰內側。正當黃少天思索著腦內的一萬個為什麼時,喻文州已經因為開門的聲音而悠悠轉醒,他抱著枕頭、睡眼惺忪地微笑道:

「少天你忘了把鬧鐘關掉了,響得太早……」

「啊!對不起!喻隊我真是罪該萬死,明明是假日而且也說好你可以睡晚一點再起床的,沒想到該死的我忘了關掉鬧鐘,天啊,這種初級的錯誤怎麼會發生呢,對不起喻隊!喻隊對不起!」

「呵呵,沒關係,」喻文州將黃少天的床鋪整理好:

「倒是少天,你怎麼這麼早起?」

「哈哈哈,一個小驚喜!」黃少天將托盤放在茶几上:

「今天早上我請廚房讓給我一個位置做早餐,雖然說已經很久沒弄了但是我的手藝應該也不會退步多少,以前我自己一個人住的時候都是自己打理三餐的,所以我相信一定沒問題的!」

「嗯。」喻文州打了一個哈欠,慢慢摸下床。

「喻隊,眼鏡。」黃少天將眼鏡遞過去。

「謝謝你,少天。」

喻文州戴上眼鏡後,看了茶几上的東西。三明治、蛋捲和一杯柳橙汁,看似非常正常的早餐陣容,喻文州也沒多說甚麼,拿起來就吃了,出乎意料的真的很不錯,以一個男孩子來說,這樣的手藝的確稱得上好了。

「喻隊,如何?怎麼樣?好吃嗎?」

「很好吃。」

「真的嗎?那以後我天天弄給喻隊吃!看喻隊想吃甚麼,我都學著做!從中式、歐式、日式甚麼的,只要喻隊喊得出來我都學!」

「不用了,我寧可你多睡一下,訓練時多點精神。」

喻文州看見黃少天眼神中的失落。

「但是偶一為之可以,少天做的三明治真的很好吃。」

「嘿嘿,」黃少天很快就恢復精神:

「那喻隊想喜歡吃甚麼?」

「你做的我都喜歡。」

黃少天先是一愣,接著臉紅。這甚麼狀況,明明想要耍帥的卻被喻文州這麼一句話給堵住了嘴,別說耍帥了、連舌頭都打結了,他甚至驚訝於自己喜歡喻文州的程度,這樣的狀態根本和一個在暗戀對象前面的小女生沒甚麼兩樣啊!

「少天,你還好嗎?」

「報告隊長!我很好。」

接下來,一定要在約會的時候扳回一城!黃少天下定決心。



黃少天的行程規劃本來是這樣的:騎著機車載著喻隊到湖邊看風景順道逛個街,然後再回藍雨俱樂部,完美無比的計畫,黃少天認為,只要趁機製造幾個小機會,讓喻文州怦然心動接著情不自禁的向他告白,這樣就可以了──

「對不起,這邊道路維修,沒法過了。」交警如是說。

於是兩人只能找間小咖啡店坐下,黃少天鬱悶到連話都不想說了。

「環境挺好的,這間咖啡店。」

喻隊你人還挺好的,這間破爛咖啡店我們都來幾次了。黃少天內心吶喊。

「啊!那個不是黃少天嗎!」

他聽到了女孩子的尖叫聲,完了,他都忘了這家咖啡廳離藍雨俱樂部不遠。

一個寧靜的下午就這麼毀了,一個理想的約會就這麼毀了。



「喻隊今天真的很抱歉,我沒想到會發生這麼多鳥事。」

「少天,這不是你的錯。」喻文州拍了拍他,笑道:

「而且我也沒說我玩得不開心,今天辛苦了。」

黃少天緊擰著眉頭,整張臉都皺在一塊兒,這時他們聽到手機響起的聲音,是黃少天的手機,因為騎機車時不方便,所以就放到喻文州的大衣口袋裡,而當喻文州拿出來時,手機已經沒響了,顯示的只是待機畫面。

看到黃少天的手機待機畫面時,喻文州也進入待機狀態了。

那是某一次自己趴在訓練室的桌上小盹時的畫面,他不知道原來黃少天偷偷地拍了下來,更沒想過他把這張照片設成待機畫面。而黃少天也整個人都傻了,別說對方主動告白了,現在喻隊不把他當變態就不錯了,竟然趁別人睡覺的時候拍照,還把它設成桌面,這真是件十惡不赦的重罪啊,更慘的是還被對方發現了,今天已經遇到一大堆意外了,現在多了這樁,別說黃河了、就算跳到太平洋也洗不清了。

「呃,喻隊?」

「少天,你──」

「我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我真的是單純的喜歡你而已,那是因為喻隊趴在桌上睡覺的樣子太可愛了所以才忍不住拍下來而已,然後因為太可愛了所以才忍不住設成桌面的,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

喻文州笑,抓住黃少天的手後把他拉著跑。

「等等,喻隊,你要去哪?先別把我帶到警察局啊,我真的──」

「別說了,跟我走。」

「不要、不要,我不要被抓去關,我──」

黃少天叫嚷著但仍讓喻文州拖著走,最後他們到了藍雨俱樂部的頂樓露臺,到了之後,喻文州便拉著黃少天坐下,喻文州都喘到沒辦法說話,而身為約會的主導人,黃少天覺得自己應該有義務說些甚麼。

「喻隊……」黃少天努力穩定住自己的呼吸:

「我真的、很、很抱歉…我……」

喻文州作了一個安靜的手勢,然後輕輕的把頭靠在黃少天的肩膀上。而黃少天只是心頭一驚,然後任由喻文州這樣靠著,心臟比方才跑步時還跳得快。

黃少天想起了這個畫面。

很久以前,當隊長還是方世鏡時,黃少天因為向于峰惡作劇而被臭罵了一頓,當時喻文州將他從方世鏡面前拉走,也是這樣一路跑到露臺上,當年的他也是這樣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上,黃少天記得那時天色很暗、看不清喻文州的表情,只知道他在笑,小巧漂亮的睫毛眨著。

「喻文州,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反正方隊罵完就沒事情了,你不用特地這麼做啊,你這樣會挨罵的!」

「有甚麼關係,陪你一起。」

黃少天從沒忘記過那個晚上,喻文州笑起來的樣子深深的烙印在他的心底。或許自己從那時候就喜歡上喻文州了也說不定。黃少天看著身旁的喻文州,就跟當年一樣,漂亮的睫毛眨著笑意,嘴角上揚的弧度也沒變過。

「喻隊、我──」

「我也是,少天。」

喻文州笑著看他。

天,這輩子他真的要永遠輸給這個人了。黃少天笑,用力地抱住喻文州。

黃少天,天縱英明的榮耀第一劍聖夜雨聲煩在今晚永遠地敗下陣來。

──End

16 Jun 2015
 
评论
 
热度(14)
© 樂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