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小彩,台灣的coser,
樂琰是寫作時的暱稱。
Marvel英雄愛好者,
托爾金中土世界住民,
阿斯加德神殿的侍女,
咆嘯深淵的召喚師,
在瑯琊閣負責養鴿子,
駐守於221B門口的迷妹,
無法進入霍格華茲的麻瓜,
和Kingsman的小小裁縫師。
 
 

[言樂]我的室友張佳樂 ‧ I

。霸圖中心

。林敬言x張佳樂

。當年發在站樁打mt藍上,回首也已經三年了


──────────────────────────────

我的室友是個花俏又有點過度打扮的青年,


喜歡吃東西也喜歡玩遊戲,


腦子算好,只是運氣有點差,


平日行為欺善怕惡,


儘管老韓不是個惡人,而新傑只是懶得計較。


我的室友叫做 張佳樂。


〈我的室友張佳樂〉


基本上,他是個很好的傢伙,


喜歡整潔、也會配合別人的生活作息,


只是偶爾會傷春悲秋,


也難怪聯盟的人會笑他是林妹妹,


但除此之外,他是個很好相處的人,


愛哭但是更常是滿面笑容,


某一次我順手帶了街角咖啡廳的限量甜點回到訓練室,


他居然抱著我轉了五分鐘多,直到老韓出來罵人才放手。


做為一個想拿到冠軍的職業選手,他真的異常堅強,


但是他畢竟是個人(年紀也比我小),所以也常常會有脆弱的地方,


有一回,他喝醉了,


我和新傑一起把他拖回寢室,


並不是因為張佳樂他太重,


是因為他不僅醉了、還邊走邊哭,


好不容易回到房間時,他抱著我的脖子不放,


嘴裡不斷地含糊著一個名字:孫哲平。


偶爾,他會從惡夢當中驚醒,


並不是很常而他也從來不會打擾到我,


從惡夢驚醒的他只會靜靜地坐在床榻上,


若有所思地玩著他那淡色的髮梢。


如果我醒著、也剛好有注意到,


我會起身替他倒一杯白開水,


他會輕聲地說聲謝謝然後傻傻地盯著那杯水看。


我並不是很習慣過問別人的心事,


更何況對方是個情緒波動很明顯的大孩子,


所以我通常只是靜靜地看著他、直到他再度入睡。


「林敬言。」


那天他很難得的開口說話:


「我做了個惡夢,我夢到我又失去了冠軍。」


「你只是太緊張了。」我說


「我想我是害怕。」他繼續說:


「我怕我會連累霸圖。」


「不會的。」我輕輕摟了一下他的肩膀。


他笑了,那個模樣真的十分的好看。



「林敬言,你從剛剛就一直盯著我看,怎麼,得出甚麼心得了嗎?」


張佳樂一邊啃著杯子蛋糕一邊笑著說道。


「沒甚麼,只是在想些事情。」我也跟著笑了。


笑是會傳染的,至少張佳樂的笑容是有感染力的。


「想完了嗎?待會陪我去一趟超市。」不是問句是祈使句。


「好啊,去買甚麼,百花啤酒嗎?」


「林敬言!」他笑了,然後跳上我的背亂打一通。


「夠了!訓練室不是拿來給你們打架的,你們兩個都給我滾!」


乖乖,希望他待會不要哭到擦鼻涕在我背上。


── END

17 Jun 2015
 
评论(2)
 
热度(2)
© 樂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