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小彩,台灣的coser,
樂琰是寫作時的暱稱。
Marvel英雄愛好者,
托爾金中土世界住民,
阿斯加德神殿的侍女,
咆嘯深淵的召喚師,
在瑯琊閣負責養鴿子,
駐守於221B門口的迷妹,
無法進入霍格華茲的麻瓜,
和Kingsman的小小裁縫師。
 
 

[言樂]我的室友張佳樂‧Ⅱ

。霸圖中心

。林敬言x張佳樂

。三年前的舊稿了,有BUG就請無視吧


──────────────────────────────


漫長的戰役終於過去了,


或許這麼說有點小題大作,


不過對他而言,


這場戰役,搞不好是這輩子最痛苦的一場,


他是我的室友 張佳樂。


〈我的室友張佳樂‧Ⅱ〉


列屏群山之役結束,張佳樂伸了個懶腰後,轉過來對我說:


「我這輩子的遺憾有很多個,其中一個就是今天沒爆了葉秋。」


這傢伙比我想像的小家子氣。


「以後有個是機會。」我笑道。


「說得也是,下次我們聯手吧,把他往死裡打!」


說完,他笑了起來,但是不論是誰都可以看出他的笑容帶著倦意。


「先去休息吧?」


「好啊好啊,當然好。」他站起,然後開始往寢室走,


步伐速度比往常都還來的快得多,話也比往常的多。


「剛剛我覺得我們公會的輸入有點不給力,怎麼,我們牧師都在打盹嗎?還是說都被興欣的人嚇壞了,不過我也覺得興欣的人有點離譜,我去,他們平日都吃甚麼,興奮劑嗎?看到人就打。」


這個程度簡直可以和黃少天抗衡了,


但是話嘮可不是傳染病(要不然藍溪閣早全中標了),


而他的步伐也快到我得用小跑步才趕得上。


「張佳樂。」我喊他。


「還有王杰希那傢伙也是,這傢伙根本是算計所有人,他是有付BOSS薪水嗎?這麼聽他的話,還是其實他和葉秋串通好了?這兩個老混蛋。」


「張佳樂。」


「不過藍溪閣也真的是明日之星,他們──」


「張佳樂!」這次我出聲打斷他。


他安靜下來,止住腳步卻沒有回頭。


「張佳樂,如果你想哭就哭出來,沒關係。」


他的肩膀微微顫抖,手攢的緊緊地、幾近掐出血痕。


我天真地以為他會哭得很含蓄。


沒想到一個25歲的大男孩居然哇的一聲開始痛哭流涕,


那個模樣之慘實在筆墨難以言喻,


為什麼這傢伙笑起來那麼好看、哭起來卻是這麼的嚇人,


然後從頭到尾我只聽得懂:百花、霸圖、于峰、孫哲平和葉秋混蛋。


他哭得痛快淋漓,


然後我想打手機叫老韓過來收拾他,


但是這對張佳樂太殘忍了,而且恐怕他會哭得更加淒慘。


「張佳樂,別在走廊上哭,至少回房吧?」


「唔、嗯嗯……」


好險這傢伙還保有意識,於是我便攙著他回房,


才踏進房間,我發現張佳樂已經靠在我肩膀上、哭到睡著了,


一、這傢伙也太能哭,二、這傢伙也太能睡,


我苦笑了一下將他放在床上然後替他蓋上被子,


看他睡得安詳,像個孩子似地嘴巴微微張開,淚珠還掛在腮邊,


「孫哲平……」


同樣的名字,老是在他夢裡出現的老夥伴,


要到甚麼時候,他的夢裡才會出現霸圖呢?


要到甚麼時候,


他的夢裡才會有我呢?


真是狼狽,我想。


然後我也躺上自己的床。


「林敬言……」


坐起身,發現張佳樂還是在說夢話,


我笑了笑,重新躺回去。


晚安,祝你有個好夢。



等到醒來,發現已經睡得有點過頭了,


而張佳樂像是睡到死過去一樣,維持著極其扭曲的睡姿,


看了一下時間:十點多,聽到敲門聲,


起身應門,發現門外是年輕的副隊長。


「怎麼了?新傑。」我把輕輕把門帶上。


「沒甚麼,佳樂前輩他還好嗎?」


「應該還好,為什麼這麼問?」


「他昨天晚上哭得很大聲。」


「是呀。」


「雖然我不太清楚狀況,不過我想現在的狀況還是讓佳樂前輩好好休息一天,我替你們請假了,我想敬言前輩你昨天應該也睡得不是很安穩。」


「謝謝你。」


他昨晚不僅一直說夢話還磨牙。


「我想佳樂前輩現在應該覺得很受傷吧,雖然說這種話很動搖戰隊根本,但是和自己的過去決裂,應該不是甚麼太舒服的事情。」


新傑看起來有點擔心,應該是怕張佳樂的情況影響到霸圖。


「不,這正是他需要的。」拍了一下新傑的肩膀,繼續說道:


「要不然他心有所疑慮的話會給霸圖帶來傷害的,在當初他輸掉決賽三次時就留下了傷,傷口結痂後他又不願意讓他脫落、死護著不放,現在他終於讓傷口癒合了,雖然會留疤,但是那是他成長的證據。」


「嗯。」


「唉,怎麼拉著你說這些……」這番話顯得我像個老人似的。


「沒關係,不過我想現在還是得讓佳樂前輩恢復精神。」


「說的也是。」我笑了。


然後年輕的戰術大師提供了計畫。



等到張佳樂醒來已經過了正午,


有人敲門,但是他依舊不想起身。


「林敬言你就直接進來,又不是沒鑰匙。」


敲門聲越來越大,張佳樂心不甘情不願的下床開門,


門外站的不是林敬言,而是面色不善的霸圖隊長韓文清,


然後張佳樂的瞌睡蟲都被霸氣淹死了。


「老、老韓,對不起我、我睡過頭,我──」


韓文清看著張佳樂,然後默默的把手上一盒小蛋糕遞給他:


「我聽新傑說你喜歡吃這個,我路過的時候看到今天有限定品就買了。」



這時候的林敬言,坐在樓下的交誼廳看著今天的報紙,


他聽到了樓上傳來了老韓的怒吼:


「張佳樂,你給我放手,放手!」



17 Jun 2015
 
评论
 
热度(2)
© 樂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