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小彩,台灣的coser,
樂琰是寫作時的暱稱。
Marvel英雄愛好者,
托爾金中土世界住民,
阿斯加德神殿的侍女,
咆嘯深淵的召喚師,
在瑯琊閣負責養鴿子,
駐守於221B門口的迷妹,
無法進入霍格華茲的麻瓜,
和Kingsman的小小裁縫師。
 
 

[言樂] 我的室友張佳樂 ‧ Ⅲ

。霸圖中心

。林敬言x張佳樂

。三年前的舊稿了,有BUG就請無視吧


──────────────────────────────

喜歡熱鬧,喜歡遊戲;

有點戀舊,有點幼稚;

偶爾會使點小性子,

但是很快就沒了脾氣;

他是我的室友 張佳樂。


〈我的室友張佳樂‧Ⅲ〉


午餐時間。


張佳樂很快地解決了他的便當,

然後非常不經意地拿走了我附餐的甜點吃了起來。


「待會陪我請假。」他說。


「怎了?」這傢伙的韓文清恐懼症居然到現在都還沒治好。


「下午有約。」他笑著說:「孫哲平到附近晃晃,就順道約了。」


「嗯。」


沒甚麼好說的,老朋友相會,

我端起咖啡,啜了一口。


張佳樂替我沖的,當作是我替他買午餐的謝禮。

不知道他加了幾顆方糖,味道甜得驚人,

但此時,喝起來竟然有股令人胸悶的澀味。



張佳樂前腳剛走,我也向老韓遞了假單。


「一起?」韓文清抬眼。

「不完全算是。」

「喔。」


他沒多問,老韓不是會去過問閒事的人。

我本來也不是。



他們約在一間咖啡店,

地點很清淨,裝潢也很典雅。

他們坐在窗邊,而我坐在一隅,

看得到他們,看得到張佳樂,

這麼做的理由,我自己也不清楚,

或許只是想看看他和以前隊友相處的模式。

我點了一杯熱的義式濃縮咖啡,加了糖後,我就再也沒碰過。

雖然離他們有點遠、幾乎聽不到他們的談話聲,

但是可以看他們對話的情況,

張佳樂不斷地說、說得眉飛色舞,

很少時候是張佳樂停下來聽孫哲平說,

但是每次停下來,張佳樂都停得很專注,

有時笑得像個孩子似的,有時卻突然哭了起來,

孫哲平會握住他的手或替他是去頰上的淚水,

我驚訝地發現原來張佳樂有那麼多的表情是我未曾見過的。

端起咖啡,這時我才發現,咖啡已經涼了。



約莫七點左右,張佳樂起身,孫哲平仍待在原位,

等到張佳樂離開之後,孫哲平才站起來,


往我的方向走來。

並在我對面的位置坐下。

不等我開口,他就先說了:

「從我的角度可以從玻璃上看到你的位置。」


「嗯。」我放下那杯已經涼透的咖啡:「怎麼了嗎?」


「你很關心佳樂。」


「以一個隊友的身分。」我說。


「我也是,」孫哲平呵呵一笑:

「曾經。」他補述。


孫哲平的眼神落回了方才張佳樂的位置,輕輕說道:

「他真的是個讓人放不下心的傢伙。」


在這個瞬間,我在孫哲平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到了宿舍我先洗了個澡,

等到回寢室時已經接近十一點了。

根據霸圖的早睡早起公約,該是準備睡覺的時候了。


打開房門,只見張佳樂頭上蓋著一條粉紅色毛巾、

趴在床上看著流行雜誌、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哼歌。

聽到開門聲,他抬頭對我燦爛一笑:

「你回來啦?」


「嗯,遇到老朋友。」


「是嗎?」張佳樂坐起身:「你看起來好累。」


「還好。」我伸手替張佳樂擦頭髮。


「真的?」他睜大眼睛看著我。


張佳樂那色素偏淡的瞳孔和淺色瀏海相映,

長長的睫毛篩落了燈光,在他頰上落下漂亮的影子。


我停下了幫他擦頭髮的動作。


「老林?」


「張佳樂,」我看著他。


「嗯?」


「我喜歡你。」


── TBC


17 Jun 2015
 
评论
 
热度(1)
© 樂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