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小彩,台灣的coser,
樂琰是寫作時的暱稱。
Marvel英雄愛好者,
托爾金中土世界住民,
阿斯加德神殿的侍女,
咆嘯深淵的召喚師,
在瑯琊閣負責養鴿子,
駐守於221B門口的迷妹,
無法進入霍格華茲的麻瓜,
和Kingsman的小小裁縫師。
 
 

[言樂]我的室友張佳樂 ‧ Ⅳ

。霸圖中心

。林敬言x張佳樂

。三年前的舊稿了,有BUG就請無視吧


──────────────────────────────


那天,我向他告白了,

他是我的室友張佳樂。


我的室友張佳樂‧Ⅳ

【林敬言x張佳樂】


「我喜歡你。」


寧靜充塞於斗室,反覆迴盪,刺激著耳膜。


張佳樂眼睫低垂,剛剛擦頭髮的時候落下的水珠掛在上頭,輕顫著。

或者是淚水,我也不確定到底是甚麼,

恍惚之間,總覺得眼前的他有點不真實,好像就要消失了一樣。


「老林,」他偏了一下頭,笑了:

「要是我也喜歡你就好了。」


我看著他,心臟的位置不輕不重地抽痛了一下。


不意間,他抱住我的脖子,然後吻了我。


技術上來說,他只是輕輕地用他的嘴唇碰了一下我的嘴唇。

只是那一下,好像是有鳥啄食著我的肝臟,一點一滴的在消磨著甚麼。


「晚了,早點睡吧,我不希望有黑眼圈。」他說。


「嗯。」


熄燈之後,我很快的睡著了。

好像做了噩夢,但不確定是甚麼。



早上起來,發現張佳樂已經不在床上了,


平時總是要三催四請才願意起來的他,今天真是反常的早。


我梳洗後下樓,到了食堂發現張佳樂坐在老位置上,

他托著下頷、噘著嘴,然後心不在焉地戳著炒蛋,換來老韓「不要玩弄食物」的痛罵。

我端著盤子坐在他的對面。


「又被老韓罵了。」張佳樂伸伸舌頭。


「活該。」我笑道。


「我還以為你站在我這邊!」


「我是啊,」我把附餐甜點拿到他的餐盤裡:「我一直都是。」


「嘿嘿,我最喜歡你──」張佳樂愣了一下,咬住湯匙。


「我也是。」


「老林我──」


「我知道,快吃吧。」


「謝謝。」


他將果凍的封膜撕開,卻遲遲沒有動它。



到了訓練室,一如往常地肩並肩地坐著。

訓練室的人不多,大部分的人都去參與了每日例行健身運動。

我們倆之所以能豁免,

是因為張佳樂第一次參加重量訓練時連啞鈴的桿子都舉不起來,還差點讓自己的手受傷,

聽到消息的韓文清只是皺了一下眉頭,說:「張佳樂?不至於吧?」

然後以比賽為重當理由,讓我們同時避開了這項活動。


張佳樂和我戴著耳機,進入了遊戲,

和昨日一樣的寧靜充斥於訓練室,令人窒息。


我不希望情況變得這麼糟。

雖然認識得不算久,

但是張佳樂對我而言是個很特別的存在。


不論是他那愛哭的個性,或者是他鬧彆扭的樣子,

總是替我平凡無奇的生活注入了活力。


「不要皺著眉頭!這樣感覺好像個老頭似的。」


「煩惱有甚麼用,浪費時間,走,陪我去超市。」


「甚麼?有點累?沒關係,我陪你請假!」


回想他曾經對我說過的話語,孩子氣又可愛得讓人忍不住笑出聲。

我想看到的,是這樣的張佳樂。


總是因為小事情笑開,為了小事情哭泣。

心事很多卻從不輕易開口,

就像是從惡夢驚醒的他一樣,只會默默的做在床上啜泣,

向他提起,卻老是以「不要緊」來搪塞,

如果他能面對內心的事情像他面對八點檔時那樣坦率就好了。

想到這兒,我不禁笑了。


我用耳機麥克風說:

「張佳樂,你聽得到嗎?」


「嗯,聽得到。」


「其實以後我附餐的甜點你都可以直接拿走。」


「真的假的?謝謝!」


「還有,」我繼續說道:

「如果你以後想哭的時候,我肩膀借你,

  累的時候,我的背可以讓你靠著,

  想發牢騷的時候,我願意聽,

  你可以更依賴我一點沒關係,因為──」


「為什麼?」


「因為我喜歡你,正確來說我希望你幸福。」


「那你要怎麼辦?」


「沒關係。」


「甚麼叫做沒關係!你這個笨蛋!傻子!二貨!」

張佳樂用力推了我一下,我的電腦椅順勢往後滑,他帶著哭腔說道:

「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那你自己呢?你的幸福呢?」


我笑了一下,將他的頭靠向自己的肩膀:

「我的幸福就是你。」


下一秒,他放聲大哭,像個孩子一樣,

嘴裡含糊著些甚麼,聽也聽不懂,

但是我相信,總有一天我會聽得懂的。


沒多久,他安靜下來。


「老林。」


「嗯?」


「你真的是個笨蛋。」


「我知道。」


「要是哪天我喜歡上你,那要怎麼辦?」


「我會吻你。」


「那你現在就可以這麼做了。」



我一直不相信童話裡所說的永遠幸福美滿,

但是在他的身上,我找到了屬於他和我的快樂結局。

他是個花俏又有點過度打扮的青年,

喜歡吃東西也喜歡玩遊戲,

腦子算好、只是運氣有點差,

平日行為欺善怕惡,

儘管老韓不是個惡人,而新傑只是懶得計較。

喜歡熱鬧,喜歡遊戲;有點戀舊,有點幼稚;

偶爾會使點小性子,但是很快就沒了脾氣


他是我的室友張佳樂。


──END

17 Jun 2015
 
评论
 
热度(2)
© 樂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