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小彩,台灣的coser,
樂琰是寫作時的暱稱。
Marvel英雄愛好者,
托爾金中土世界住民,
阿斯加德神殿的侍女,
咆嘯深淵的召喚師,
在瑯琊閣負責養鴿子,
駐守於221B門口的迷妹,
無法進入霍格華茲的麻瓜,
和Kingsman的小小裁縫師。
 
 

[葉喻]溫度差

。設定是:喻→黃,蘇→葉,最後結果:葉&喻,黃&蘇

。寫在前面的話:

一直以來便覺得單方向的戀愛最單純最美好,

一剛開始只寫了黃少天和喻文州,

隔了好幾個月快一年才補完葉修和蘇沐橙的部分,

寫完這篇後,便再也沒有寫過全職同人創作,

這是最後一篇,也是我最喜歡的一篇。

─────────────────────────────────


【Side.A】


01.

他們之間存在著溫度差。


02.

「少天,要一起去吃飯嗎?」他將手中的資料放好在桌上。


「呃,喻隊,我今天可能沒辦法和你一起吃午餐。」


在他還沒來得及說話之前,就被接話高手搶去話頭。


「也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情啦,就只是我交了一個新的女朋友,

聽說人長得滿漂亮,有在玩榮耀,是個很可愛的妹子,在第十區認識的,

她聽到我是黃少天的時候還嚇了一大跳呢,真是有趣。」語畢,便自顧自地笑了起來。


「恭喜你啊。」他一如以往的、溫柔地笑了。


03.

午休時刻,他打開房門。


兩張並排的床放在房間中央,彼此有著一小段距離。

就像鐵軌一樣,他苦笑。

就像他們兩個的關係一樣,總是平行而永不相交。


他閉上眼睛,深呼吸了幾次,試圖將這樣自虐的情緒平復。

只是自己喜歡的人找到自己喜歡的人而已,沒甚麼。

只是,自己喜歡的人不喜歡自己而已。


04.

他坐在窗邊,將窗戶打開。

窗外下著小雨,綿密的雨絲模糊了遠方的景色。

不是為了傷春悲秋,或者是沉澱自己的情緒甚麼的,

他甚至訝異於自己的冷靜。


因為這樣的情況一定會不斷的重演,

少天找到自己喜歡的女孩子、交往、分手,

等到不打電競賽後,就找份穩定的工作、結婚,


或許他還是會孩子氣的喊著自己喻隊,

但是喻隊就是喻隊,不會有別的更上一層的意思了。


05.

房門伴隨著不協調的聲音被打開。


「唉唉唉,隊長,就算這樣會比較涼你也不能就這樣穿著那麼單薄就坐在窗邊啊,

這樣會著涼的你知不知道?你可是我們隊上的王牌耶,少了你要怎麼比賽?」


你才是我們隊裡的王牌。他想,但是他沒說出口。


「唉呦,隊長,你怎麼在哭?」


「呃?」他愣了愣,笑著摸摸自己的臉龐道:「是雨吧?」


「雨從眼睛流出來,你以為老天爺下雨是幫你點眼藥水嗎?」


黃少天拉了一張椅子坐在喻文州旁邊,難得正經地看著他:

「喻隊,你怎麼了?」


他先是咬著下唇、接著笑開。


「我失戀了。」一如以往的笑著,喻文州並不打算隱瞞。


「失戀了?隊長人這麼好,怎麼會失戀?」黃少天不可思議地睜大眼睛。


而且還被發卡了,他苦笑。


望著坐在自己對面的黃少天正一臉擔心地看著自己,

他一點也不想看到他這樣不開心的神情,

「放心,少天。」喻文州笑著說。


我會習慣的。


06.

他們呆呆地坐在窗邊,不知道過了多久。


「休息時間快過了,你先下去吧,少天。」


「唔,說的也是,都忘了,你也趕快下來吧──

不對不對我在說甚麼,隊長現在可是面臨人生的大考驗呢,

心情不好、玩遊戲也不會快樂的,沒問題嗎?

要不要我和經理說一聲,你今天就請假、不要訓練了,好好在寢室歇歇?」


「不用,我待會就下去,少天你先走吧。」


「好吧好吧。」想到甚麼似的,黃少天開口:

「雖然說吹吹涼風是很好啦,但是吹了這麼久還是有可能感冒的,這個披上待會再還我。」


黃少天將身上的外套脫下來,披在喻文州肩上。


07.

看著他離開,然後帶上房門。


喻文州看向窗外,

緊緊抓著外套,將衣角深深地揉進掌心,

那裡塞滿了的全部都是傷心的味道。


【Side.B】


01.

他們之間存在著溫度差。


02.

蘇沐秋走了的那天,

葉修拍了拍蘇沐橙的背說:

「你哥累了,讓他睡一下吧。」

語畢便離開醫院,

買了香菸和打火機,

然後他學會了抽菸。


03.

她很喜歡他。而他一直知道。

但是他從未嘗試過接受這份感情,

他認為自己沒資格,

因為他認為她值得更好的人,

和她年紀更加接近的,和他的地位更加般配的,

他在榮耀的確有一席之地,

但出去虛擬世界後,

他不知道還能不能把這個漂亮的女孩兒好好地保護在他的背後,

或許可以、或許不行,但是他不想冒險。

向來無所畏懼的他,最害怕的就是讓這個女孩兒受傷,

他怕對不起蘇沐秋、

更害怕對不起自己。


04.

蘇沐秋留給他一個妹妹和一把傘,

他的妹妹終究會離開,

因此葉修所擁有的不過是那把傘,

一把不足以抵擋他心中滂沱大雨的傘。


05.

「沐橙,你會找到更好的人的。」

「可我眼下只有你。」

「不,你的眼下根本不該有我。」

她哭了。緊緊地抱住他。

「為什麼?」

「因為我沒辦法愛你。」


06.

有時候他真心的覺得荒謬,

不懂這樣矛盾的心態到底是從甚麼時候開始的,

幾近自虐地希望蘇沐橙找到幸福,

但不是在自己身上找到,

誰都好,葉修希望有人能代替他的位置。


07.

那天晚上,蘇沐橙打電話給他

「我交男朋友了。」

「誰?」

「黃少天,他還不知道我是蘇沐橙,傻子一個。」

「哈哈,他的確很蠢。」

他扣上電話後,想了半晌,又撥了電話。


「──喂,文州嗎?」


08.

他們倆很像。所以他們聊天。

他們倆很像。所以他們沒有愛。

他們倆很像。所以他們選擇做為彼此的纏綿對象。


09.

他們倆的感情就建立在這樣的關係上了。

與其說互相舔舐傷口,更不如說是互相填補空虛。

只要知道你也過得不好,我就開心了。


10.

最幸福的不一定得和最愛的人在一起,

只要能夠一直待在他的身邊這樣就好了。


【A&B】


01.

喻文州做了一個夢。

他夢到他出門散步時下了一場大雨,

他看到黃少天撐著傘在前面走著,

旁邊依偎著一個女孩,那是他也很熟悉的蘇沐橙,

他沒有試圖喊住那兩人,

喻文州只是想要自己找一個避雨的地方,

但他環顧四周、沒發現任何屋簷,

他的身邊有個人,沒有試圖躲雨,只是靜靜地在雨中抽菸。

「你不冷嗎?」他問。

對方呵呵一笑:「你不也一樣?」


02.

葉修常擔心喻文州會不會未老先衰,

老是顧慮著黃少天的感受,然後自虐得要死,

也不吭一聲,要是他學會抱怨就好了,

但喻文州總只是皺著眉頭笑,說他一點事情都沒有。


03.

「沐橙不是喜歡你嗎?」

「是啊。」

「你真他媽的渾蛋。」

「這句話我原封不動地送你。」

「你留著吧。」


04.

喻文州常常會覺得葉修奢侈過了頭,

用著帥氣的理由拒絕了榮耀第一美女的愛。

但他知道,葉修比誰都還痛,

甚至比喻文州自己的那份心意還來得沉重。

但他可沒時間同情葉修,

他活該。喻文州自己也是。


05.

某一次,他們約會。

葉修點了一支菸後,板起臉對喻文州說道:

「要是黃少天膽敢對沐橙不好,我會拿網路線吊死他的。」

「我還怕沐橙嫌吵把我們家少天掐死呢。」喻文州笑。


06.

「我愛你。」喻文州說。

「天啊,我都不知道你是個同性戀!」葉修故作震驚道。

向來好脾氣的喻文州也忍不住打了他一拳。


07.

「你都沒試過去誘惑黃少天嗎?」

「心是再怎麼強求也強求不來的,」喻文州苦笑道:

「我連自己的心都無法控制了,何況是他的?」


08.

喻文州百無聊賴地趴在已經入睡的葉修身上,

試圖想在他身上找出和少天的相似的地方,

稚氣的下巴,形狀漂亮的嘴唇,嘴角邊兒微微上揚的弧度,

但是葉修就是葉修,他不是黃少天,

喻文州放棄,將頭靠回葉修的胸膛上。

至少他們的心跳頻率很接近,他想。


09.

患難見真情,

所以,你愛我嗎?


【In The End】


01.

喻文州坐在臺階上,

托著下巴,呆呆地看著車流,

懷中揣著一張喜帖,

少天和沐橙就要結婚了。


02.

當蘇沐橙和黃少天忙著挑鑽戒和禮服時,

葉修坐在台階上陪著喻文州發呆,

他掏出菸盒,拿出了一根菸抽了起來,

喻文州瞅了他一眼,奪過他手中的香菸啜了一口。

「我不知道你會抽菸。」

「你不知道的事情可多了。」

喻文州主動吻上葉修。


03.

喻文州和葉修做愛時總是喜歡用後背式,

這樣就可以盡情地喊著黃少天的名字。

但是當晚,喻文州向葉修要求從前面來。

葉修笑了笑,嚙了一下喻文州的耳垂說道:「我可是不會喊你喻隊的。」

「嗯。」

喻文州將手搭在葉修身上,一手摟住他的頸項、一手摸著他後腦勺:

「上我,最好到我明天下不了床的程度。」

「呵呵,」葉修笑:「你就饒了我老人家吧。」

「少來。」喻文州按住葉修的頭,向他索取了一個深深的吻。


04.

婚禮會場。

喻文州穿著和黃少天相仿的白西裝,

兩人互相打趣、互動親暱,

不知情的人搞不好還會以為要結婚的是他們倆。


05.

葉修牽著蘇沐橙的手,走上紅地毯的另一端,

當然新郎不是他,而是那個笑得像傻子一樣的青年。

蘇沐橙緊抓著葉修的手臂,小碎步地走著,

白紗下的漂亮臉龐,緊咬著下唇,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

「葉修。」

「嗯?」

「我怕我還是喜歡你。」

「別怕,沐橙。」葉修溫柔地笑著:「別怕。」

終於,兩人走到了紅毯的底端。

葉修笑著、將她的手交給黃少天。


06.

葉修看著敬著酒的一對佳偶,看得出神了。

喻文州偷偷推了他一下,問:「你在想甚麼?」

「我在想,要是你穿伴娘裝一定比楚雲秀好看。」

然後葉修想了一下又補上一句:「反正你們倆胸部差不多大。」


07.

散場之後,

他們兩人坐在婚禮會場外的台階上發呆,抽著同一支菸。


08.

他們之間也存在著溫度差,他們相互取暖。


──Fin.


17 Jun 2015
 
评论
 
热度(3)
© 樂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