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小彩,台灣的coser,
樂琰是寫作時的暱稱。
Marvel英雄愛好者,
托爾金中土世界住民,
阿斯加德神殿的侍女,
咆嘯深淵的召喚師,
在瑯琊閣負責養鴿子,
駐守於221B門口的迷妹,
無法進入霍格華茲的麻瓜,
和Kingsman的小小裁縫師。
 
 

How Long Will I Love You (下)

。Maedhros x Fingon

。現代AU

。Maedhros在一家叫做The Fëanorians的咖啡廳工作

。Fingon在一家叫做Taniquetil的花店工作

 ─────────────────────────────────────

 猶豫再三,最後他選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立起菜單擋住自己的臉,名為芬鞏的黑髮青年今年二十歲,就讀法律系二年級,現下滿臉通紅的他覺得自己這輩子沒有這麼不靠譜過。說到底,對方說不定根本不在意?或者根本忘記了自己?又或許是自己記錯了名字?畢竟那樣的狀況下,說不定是聽錯了名字,畢竟──


「嗨。」


「嗨!」芬鞏急急放下菜單。


「我又沒有要強暴你、你這麼緊張做什麼,對面的小可愛。」黑髮美少年用著平板的語調說道。


「呃、什麼?」


「你要點些什麼?不點的話我就把你從窗戶扔出去。」


「呃,白巧克力摩卡可可碎片冰沙和今日蛋糕。」


「就這樣?」細細的眉毛往上挑:「不點個紅髮猛男嗎?」


「什麼?」


「嗯?喔,我都忘了,你甩了他了,」庫路芬將點餐單撕下:「抱歉,我實在無法理解基佬們混亂的生活,稍待一下,餐點馬上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庫路芬,我覺得你好像章魚哥喔。」


「可能是因為某人太像海綿寶寶了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您好,你的白巧克力摩卡可可碎片冰沙和今日蛋糕,祝您用餐愉快。」


「謝謝……」


「為了不要讓你繼續像個神經病一樣到處張望,進而影響我們的生意,我必續要提供一個嶄新的訊息給你,那個紅毛辭掉工作了,現在在準備搬家。」


「什麼?」


「好好享受你的餐點,旁邊有面紙,如果你想要哭哭啼啼就請自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所以又再次錯過了嗎?他盯著自玻璃杯壁滑落的水珠發呆,然後又默默看回自己的蛋糕,蛋糕上插著一把鑰匙──等等,一把鑰匙?


他回頭看向廚房窗口,裡頭那位黑髮廚師給了他一個燦爛的笑容還對著他比了一個「超讚」的手勢。


見鬼,這到底是什麼?芬鞏納悶著將鑰匙拔出。


正在疑惑的同時,咖啡店門的鈴鐺響起。


「我好像把我公寓的鑰匙丟在這兒了,有誰看到?」


他回首,兩人的視線對上。


「嗨。」芬鞏尷尬地打了招呼。


「嗨。」對方苦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為什麼我公寓地鑰匙在你手上?」梅斯羅斯拿了店裡免費的檸檬水一邊喝一邊問道:「抱歉,在搬東西所以有點喘。」


「我也不知道,它剛剛插在我的蛋糕上。」


「沒關係,至少找到了,謝謝你。」梅斯羅斯笑著起身:「先走一步,再見。」


「等等!」芬鞏抓住梅斯羅斯襯衫下擺:「等等,我想跟你說──」


說什麼?說它有可能是自己的初戀情人?不對,也算不上初戀,其實就只是一面之緣而且單戀對方而已,就連他是不是當年的「邁提蒙」都無法確定了。


「呃,如果是道歉就不必了,好聚好散,我也沒料想到會再次遇到你,所以你心底也不要有疙瘩,我還得去搬──」


「不行!我有話一定得跟你說,」芬鞏將梅斯羅斯拽進座位:「我喜歡你!」


那是整個咖啡廳都聽得到的音量,嘈雜的空間瞬間鴉雀無聲。


「哇,我沒想過你會這麼英勇地在這樣的公共場合大聲告白。」


「抱歉,我只是……」


「只是?」


「只是──」


「梅斯羅斯!」兩人的話頭被不速之客打斷,卡蘭希爾抱著高級訂製的皮製書包大步邁入咖啡店說道:「你絕對不知道我剛剛在金融法考試時遇到誰,就是對面花店的那個小可愛,他說你在國中的時候曾經英雄救美,他從那時候就喜歡你喜歡到現在,所以沒辦法接受任何人,然後我覺得現在應該──」


「──應該閉上你的嘴。」庫路芬說道,然後指向了那兩人。卡蘭希爾安靜下來,順著庫路芬的方向看過去。


「呃,」卡蘭希爾將包包放進了櫃檯:「嗨,對面的小可愛和梅斯羅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真沒想到你居然記得。」梅斯羅斯笑道。


「咦?」


「抱歉,那時候我也不知道你的名字,因為當時被勒令在家自學,後來就直接畢業了。」


「所以我才會再也沒有在學校遇過你……」


「所以當你出現在對面花店的時候,我開心死了,之後的事情你就知道了,史上最爛的搭訕……」


「那搭訕的確很糟糕。」芬鞏輕笑。


「不過你怎麼知道是我?」


「是卡蘭希爾說的,他說你的母親叫你『邁提蒙』,那時候我好像聽到隔壁床的媽媽喚的好像是這個名字……」


「是啊,那是我母親幫我取的。」


「『邁提蒙』是什麼意思?」


「是我母親家鄉的方言,意思是『最完美的一個』。」


「我以後,也可以這樣稱呼你嗎?」


「嗯?」


「我可以跟你交往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梅斯羅斯,今年二十二歲,就讀警專四年級,成績優良,體格良好,個性積極,不論何時都是採取主動進擊的態度,卻在今天被人主動告白。


「什麼?」


「我是說,我可以跟你交往嗎?」


「當、當然。」他結巴了。


「那真是太好了。」他笑了,梅斯羅斯真心認為那是他見過最美的笑容。


「那個,我得先去搬家了,租約到期,然後我還沒找到房子。」


「你朋友家呢?或者你的同事?」


「梅格洛爾就是個神經病,凱勒鞏家裡養了一隻站起來快比我高的狗,而且還到處貼滿了他的自拍照,卡蘭希爾說要跟我收十倍的房租,庫路芬八成住在哪個髒兮兮的古堡地窖裡,雙胞胎住學校宿舍。」


「那你要不要住我家?」芬鞏將蛋糕塞進嘴裡:「我的公寓裡還有兩間空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聽到你搬家的時候,本來還以為會和你再度錯肩而過的。」芬鞏將梅斯羅斯的行李往自花店借來的推車上堆放,東西並不多,就是些生活必需品而已。


「緣分總是奇妙的。」梅斯羅斯執著把手笑道。


「嗯。」芬鞏也笑了。


「帶路嗎?」


「當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知道,你的戀愛進展得比49元言情小說還快嗎?芬鞏先生。」


將推車收好的雅瑞希爾簡直想放棄和自己的同事溝通。


「進展?沒有啊,他才剛答應要和我交往──」


「──然後你就邀請他和你同居了。」


「同、同居?」芬鞏的臉瞬間轉紅:「不是,我們住不同的房間──」


「──在同一個屋簷底下,每天早上起來第一眼就看到對方,熱戀中的情侶難免就會親暱地交換早安吻,你幫他做早餐、他幫你做咖啡,然後一起出門,回到家之後共進浪漫的晚餐,久而久之就睡同張床,最後就結婚了。」


「等等,這進展也太快了吧?」


「不,這句話我要原封不動地還給你。」雅瑞希爾翻著白眼說道。


──Fin.


21 Jun 2015
 
评论(2)
 
热度(31)
© 樂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