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小彩,台灣的coser,
樂琰是寫作時的暱稱。
Marvel英雄愛好者,
托爾金中土世界住民,
阿斯加德神殿的侍女,
咆嘯深淵的召喚師,
在瑯琊閣負責養鴿子,
駐守於221B門口的迷妹,
無法進入霍格華茲的麻瓜,
和Kingsman的小小裁縫師。
 
 

How Long Will I Love You (番外)

。現代AU

。Maedhros x Fingon

。有一家叫做The Fëanorians的咖啡廳

。有一家叫做Taniquetil的花店


─────────────────────────────────────


「所以你們兩個同居然後完全沒有交集?」

 

黑髮少女挑眉,將手裡的玫瑰花束往桌上摔:「這太不可理喻了!」

 

「不可理喻?為什麼?」芬鞏歪著頭,自冷藏櫃搬出花筒:「每天我們就是互道早安就出門上班上課了,回到家也都很晚了,沒有交集很正常啊?」       

 

「照理來說你們兩個應該要天天滾床單、滾到昏天暗地才是啊!」雅瑞希爾插著腰、理直氣壯地說道。

 

「滾、滾床單什麼的──」明明自己比眼前的少女大上好幾歲,卻無法招架這等辛辣內容:「我和他才交往沒多久、我──」       

 

「我贊成Findekáno,他們才剛交往。」特剛板著臉:「然後身為一位女性,Irissë,你不應該把這話掛在嘴邊說。」

 

「閉嘴,這邊沒有直男的發言權。」黑髮少女翻了個完美的白眼,轉身拿了花筒裡的薔薇:「不過話說回來,因為他第一次就吻了你,我還以為他會更積極主動,可能三天之就把你拆骨入腹了。」

 

「Maitimo不吃人啊。」芬鞏歪著頭。

 

「算了吧你。」雅瑞希爾又翻了個白眼:「你們就繼續這樣下去吧。」


 ─────────────────────────────────────

 

「我覺得再這樣下去不行。」梅斯羅斯眉頭緊鎖。

 

眾人靠近了吧檯。

 

「怎麼了?你得絕症了嗎?」凱勒鞏說。

 

「閉嘴,這邊沒有黃金獵犬的發言權。」卡蘭希爾說。

 

「我和Fin同居到現在沒有任何進展。」

 

「什麼?」就讀戲劇系的雙胞胎充分地運用了他們的表演技巧。

 

「我覺得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梅格洛爾聳肩:「至少他沒有在自己的房間外面架拒馬或蛇籠。」

 

「可是我以為──」

 

「我附議Makalaurë,」卡蘭希爾順手排好玻璃杯:「要是你做了什麼踰矩或下品如Tyelcormo的事情,讓他真的討厭你那才叫真的不好。」

 

「所以?」

 

「所以你就乾脆弄份經典法式早餐和柳橙汁,上衣脫掉,用你的腹肌跟他道早安,這樣就夠了。」庫路芬說。

 

 ─────────────────────────────────────

 

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在自家公寓裡聞到食物的香味了,

黑髮青年揉揉眼睛,下床走到廚房,

然後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光景:

一位紅髮而身材精實的青年站在瓦斯爐前,

他裸著上半身,下半身套了一件黑色緊身牛仔褲,

看到黑髮青年也只是微微一笑,單手打蛋進平底鍋裡。

 

「Mai、Mai、Maitimo!」他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

 

「早安啊,Fin.」他笑道:「希望你喜歡法式吐司。」

 

 ─────────────────────────────────────

 

「成功了。」梅斯羅斯一臉凝重地說。

 

「恭喜你啊,禽獸。」庫路芬面無表情地回答。


 ─────────────────────────────────────


The Fëanorians咖啡廳坐落於市區街角,

地理位置好,採光通風也很棒,

裝潢整體低調奢華,紅黑色調點綴水晶,

餐點與咖啡品質好得令人驚訝,

俊俏的店員當然也加分不少。

 

「欸,Moryo。」金髮店員將打烊的牌子掛上。

 

「幹嘛?」

 

「我才剛跟你說話你就翻白眼,你什麼意思?」

 

「我知道!」黑髮廚師自出窗口探出頭:「當一個人對另外一個人翻白眼的時候,通常表示他對於談話對象不耐煩。」

 

「謝謝你的解說,Makalaurë,我從來沒這麼愛你過。」

 

Celegorm癟了癟嘴,將抹布甩在櫃台上。

 

「所以呢?你是要說什麼?」Caranthir接過抹布晾好。

 

「我問你喔,The Fëanorians的店長到底是誰啊?」

 

咖啡店陷入靜默。

 

「怎麼了?這問題不能問嗎?」

 

Celegorm對於這陣寧靜感到害怕,

上次咖啡店這麼安靜時,已是他問:

「那個和Curufin學弟打得火熱的金髮正妹是誰啊?」的時候了,

當他問完這個問題時,他瞬間就失去意識了,

等到他醒來,人已經在醫院了。

 

「其實,我也不知道。」Caranthir聳肩。

 

「我還以為是你。」Maedhros踱向櫃台:「因為都是你在發薪水的。」

 

「我是受聘當會計顧問而已。」

 

「那錢是誰給你的?」

 

「一個叫做Fëanáro Curufinwë的人。」

 

「Fëanáro!」Celegorm提高音調然後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那是誰?」Caranthir蹙眉。

 

「他、他是Curufinwë的總裁,Curufinwë是珠寶銀飾業的龍頭啊!」

 

「會不會只是剛好同名?」Maedhros問。

 

「這麼怪的名字?怎麼可能。」Celegorm一邊喝水一邊說道。

 

「他的確是出資者。」Curufin將帳本扔給Caranthir:「我們總裁一直想要有個這樣的地方。」

 

「一間咖啡廳?」

 

「不,一個可以展示他各種高超工藝的場所。」

 

「你是說,我們看得到的所有家具都是Curufinwë的產品?」

 

「嗯,你們現在靠著的吧台要價三百萬英鎊。」

 

Celegorm和Maedhros瞬間直起身子。

 

「所以千萬別再打破杯子的,那些杯子也都是高級品。」


 ─────────────────────────────────────

 

夜深了,眾店員自吧檯散去,

Celegorm又靠回吧檯,看著收銀檯前的Curufin。

 

「所以Curvo你是店長嗎?」

 

「嗯,總裁派我來的。」

 

「總裁派你?你是誰啊?」Celegorm笑。

 

「我的本名是Atarinkë Curufinwë.」

 

「你是Fëanáro的獨子Atarinkë?」他睜大眼睛:「那個Curufinwë的首席珠寶設計師?」

 

Curufin點點頭,鏗鏘一聲關上收銀機。

 

「一個大少爺為什麼要來這裡?」

 

「我不喜歡我的工作環境,所以我就自己找同事。」Curufin說:「而且老爸也必須找個地方放他那喪心病狂的作品。」

 

「所以你很滿意The Fëanorians的每一個人?」

 

「除了你以外吧。」

 

「那你為什麼不開除我?」

 

Curufin嘴角微微上揚但隨即歛下。

 

「Curvo你剛剛是不是笑了?」

 

「錯覺。」

 

「你不是說你表達情緒的器官壞死了──」

 

「快滾,要不然我真的開除你這頭黃金獵犬。」


 ─────────────────────────────────────

 

Curufin看著手上雕工精細的純銀方盒。

 

「爸,老媽只是需要一個裝收據的盒子而已,沒必要搞成這樣。」

 

「……你覺得你媽看到會怎樣?」

 

「大發雷霆。」

 

「……拿去The Fëanorians放著吧。」

 

「遵命。」

 

寫在後面的話:

本來想說在番外一定要寫梅格洛爾的故事,

但是光想到他在廚房裡微笑做菜的樣子就覺得好幸福,

這樣就夠了的感覺。

然後也好想寫金髮正妹(性別男)的故事,

可惜看著雲端硬碟裡的棄稿,還是一點都寫不出來啊,

好缺安納塔姊姊的糧食啊嗚嗚嗚嗚嗚,

什麼我都吃啊嗚嗚嗚嗚嗚。


21 Jun 2015
 
评论(21)
 
热度(35)
© 樂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