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小彩,台灣的coser,
樂琰是寫作時的暱稱。
Marvel英雄愛好者,
托爾金中土世界住民,
阿斯加德神殿的侍女,
咆嘯深淵的召喚師,
在瑯琊閣負責養鴿子,
駐守於221B門口的迷妹,
無法進入霍格華茲的麻瓜,
和Kingsman的小小裁縫師。
 
 

[CAC]Only Love Can Break Your Heart

。Celebrimbor x Mairon(Annatar)(無差別)

。末日決戰結束,諾多重生於現代

。過去現代交雜注意


──────────────────────────────────


Celebrimbor揉著酸澀的眼睛試圖放鬆,他能習慣人類現代世界的每一件事物,卻遲遲無法習慣無法長時間工作的肉身,畢竟他曾經如此致力於工藝領域,和那個人一樣。

「Telperinquar,你需要休息了。」雄厚的聲音自工作檯對面響起。

「謝謝你,Aulë,我想待會我就能夠繼續了。」

「你聽到我說的了,你需要休息了,我的孩子。」

Celebrimbor將做到一半的金屬雕刻推遠:「淨空了。」

「這才是我的好孩子。」Aulë微笑。

「Aulë,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說吧。」

「Annat───我是說Mairon他現在在哪裡?」

「孩子,你怎麼會問起他?」Aulë將手中的寶石放下擔憂地問:「怎麼了?你見到他了?還是你看到什麼關於他的影像?」

「沒有,什麼都沒有,我只是好奇。」Celebrimbor說:「Mairon是否真的如同我們所知道的,即使末日之戰結束後,他還是一樣靈魂永遠不會滅亡,變成一個只能在荒野中飄盪的怨毒幽靈?」

「你在害怕他回來嗎,Telpe?」

「我…」Celebrimbor撥弄著鑷子:「我並不害怕,因為現世已經沒有魔法,而他也沒有任何力量能夠影響我的心志了。」

「好孩子,那麼你又何必顧慮他呢?」

「Aulë,他是追隨您的Maiar,您應該是最清楚他的人,他並不是自願成為那樣的,不是嗎?」

「我很遺憾,那是他的選擇。」Aulë嘆了口氣搖搖頭。

「……所以他只能永遠那樣了嗎?」

Aulë搖搖頭。

「您的意思是,他只能永遠那樣了?」

「不,應該說他找到辦法回來了。」Aulë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破舊的紙張,上面寫著一串地址:「Mairon在末日之戰之際,他利用僅存的力量重新做出新的肉身,形體非常接近當年的Annatar,只是這次Aratar預知了他的詭計,便對他下了詛咒。」

「詛咒?詛咒的內容是什麼?」

「直到他遇到救贖之前,他必須時時刻刻面對他先前親手造成的悲劇,那些回憶並不會造成他肉體上的損害,但是會使他精神受創,他能感知到痛楚,但身上不會有傷口,而其中也包括你的經歷,Telperinquar。」

「我的?」

「是的,你以及其他人臨死前所受的痛楚。」Aulë向後躺在寬厚的椅背上:「那是我們認為公平的懲罰。」

「那他的救贖是什麼?」

「在他幡然悔悟之際,懲罰自然就會解除。」

「那他現在呢?」

「仍然身處其中,身受其害並夜不成寐,而那個地址就是他現在所在之地。」

「……」Celebrimbor他發覺自己的喉頭有點乾啞:「我能去看看他嗎?」

「我和你一道走。」Aulë拿起自己燈芯絨的長大衣披在身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負責開車的自然是Celebrimbor,在空曠無際的郊區裡,距離市區近五小時的車程,一幢有些破敗的建築出現在視野的盡頭:市立的精神病院。Celebrimbor回頭看著Aulë,後者點點頭示意進入,在護士的領路下,他們進入了一間相當隱蔽的病房,伴隨著鐵門生鏽的不和諧聲,光線照進病房,牆和地板被用緩衝墊填滿,新舊爪痕交錯於其上,房內的採光僅有一方高過人頂的鐵窗,然後他看見了他。細瘦的手腕掛著病歷號碼手環,從破舊褲管底下露出的腳踝蒼白而纖弱,一叢蒙灰的金髮蓋過他的臉龐和身軀,論誰都無法相信他是那位曾經讓人聞風喪膽的魔王。

是的,他一直都這樣,就好像是正在遭遇一場醒不來的可怕噩夢一樣,所以一天內需要好幾支鎮靜劑。Celebrimbor 依稀聽到看護人員這麼說。

「Oh my Ilúvatar…」

對方沒有抬頭,只是靜靜地從凌亂的瀏海中諦視著來者。

「Annatar,」Celebrimbor走進房內:「是我,Telperinquar。」

Mairon抬頭看著Celebrimbor,陽光照亮了他的臉,像是失去靈魂的眼眸鑲在慘白瘦削的面容讓人難以聯想他當年的美貌。猝不及防地Mairon撲向Celebrimbor並發出了淒厲的尖叫,像是用利刃劃過石頭似的難以入耳,他使勁將Celebrimbor的頸項掐住,嘴裡的字語含糊成一片。

「Telpe!」Aulë衝上前去想要拉開兩人。

「Annatar!看著我!」Celebrimbor扯住Mairon的手:「是我,Telperinquar。」

「Telpe?」混濁的眼珠微微一動,倏地鷹色的眼眸恢復了瘋狂的光芒,伴隨著尖叫,Mairon將Celebrimbor推開,然後又重新抱著自己的頭前後搖晃,並喃喃自語著難解的話語。

「走吧,Telpe。」Aulë擔憂地說。

「不……不是現在,我希望他能夠清醒。」

「為什麼?」

「因為,因為我相信他已經得到教訓了,他不會也無法造成任何危害了。」

「他現在的確是沒有能力,但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他曾經將你的屍首掛在他的旗幟之上,上面還插滿了半獸人箭矢。」

「─── 我所記得的,不是最後我所發生的事情,而是當年在Eregion、在他還未教授我鑄造力量之戒之前的那段時光,我們同樣為了工藝之美而著迷,日夜鑄造著美麗的作品,我永遠無法忘記的是那時候的感動還有Annatar的笑容,他所蠱惑我的不是他的面貌,而是他那純粹的熱情。」Celebrimbor回頭:「Aulë,我想您還記得Mairon當年追求工藝時的神情吧?」

Celebrimbor重新站起來,走到Mairon的身邊蹲下:「Annatar,你呢?你還記得嗎?」

失去光澤的緗色眼珠恢復了精神,他緩緩抬起頭看著來者:「Telpe?」

「是我。」

「Telpe……」淚水自充滿血絲的眼眶溢出。

Mairon站起身,然隨著顛簸的步履他摔在Celebrimbor的身上,Celebrimbor接住他,緊緊摟進懷裡:「我們回去吧?」

對方沒有答應,只是緊緊閉上雙眼,墜入了久違的安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ulë,你看!這是我剛剛打造的!如何?真的嗎?比起你的手藝呢?比起Tintallë星辰呢?什麼?好吧,不過總有一天,總有一天我會成為比你還厲害的巧匠──我才沒有狂妄,那如果是僅次於你的巧匠呢,Aulë?為什麼要問我為什麼呢?當然是因為打造出美麗的東西、讓人心生嚮往是一件很棒的事啊!當然,不瘋狂怎麼打造得出好東西嘛!放心,我不會變壞的,我是Mairon the Admirabl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縈繞已久的恐怖幻象瞬然消逝,起而代之的是久違的安穩睡眠,等到他再次恢復意識時,似乎已是多日之後,他自柔軟的床榻起身,扯掉手腕上的病患識別帶。

「Mairon。」

「早安,Aulë,如果你在這裡的話,那麼其他Aratar呢?」Mairon嗤笑:「他們在外頭列隊歡迎嗎?」

「不,這裡只有我,還有Telperinquar。」

「Telperinquar?他怎麼敢收留我?」

「不敢收留你的是Tar-Calion。」

「他也回來了?」Mairon微微一笑,起身並褪去了身上所有破舊的衣物,並開始翻找Celebrimbor的衣櫃。

「是的,末日之戰結束了,所有人都回來了。」

「我知道,只是真想不到。」Mairon拿起一件淺紫色的襯衫在自己身上比劃,身上已經套著尚未扣上的貼身牛仔褲。

「我說Mairon你這樣亂翻他的衣服不好吧…」

「嗯?什麼這樣不行嗎?」Mairon瞪大眼睛並脫下身上的衣服,恢復原本赤身裸體的狀態。

「呃、他可能會不高興 ───」語音未落,房門便被打開了。

「─── 我聽到聲音,Annatar醒來了嗎?」

然後約莫過了十秒,滿臉通紅的Celebrimbor將房門再度關起來了。

「你說得對,Telper真的生氣了。」

Aulë不禁擔憂起Mairon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送Aulë回去後,Celebrimbor決定先回去公司一趟處理一下開發業務,已經梳洗完畢的Mairon縮在沙發上看著百科全書,經過一個早上他已經將一半的冊數閱讀完畢。

「Annatar.」

「嗯?」Celebrimbor的衣服對他而言有些寬鬆,最主要還是先前攝取營養不足的關係,厚重的書更襯得手指的稜節分明。

「你需要什麼就直接拿,有問題的話就打電話給我可以嗎?」

「嗯。」

「我去一下我工作的地方,傍晚會回來,桌上有些簡單食物。」

「嗯。」

「還有──」

「你是在交代後事嗎?Telperinquar.」Mairon大笑:「放心,我能照顧好自己的,快點出門吧。」

Celebrimbor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後走出家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nnatar?」

「嗯?」他將燦金的秀髮往後一攏,露出微微泛紅的秀氣臉頰:「是你啊,Telperinquar.」

「你又在打鐵了。」Celebrimbor替他鼓起風箱。

「沒辦法,我就是閒不下來。」他微笑繼續手上的動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elebrimbor踏進家門旋即聞到食物的香氣,他急急忙忙放下手中的公事包,衝到廚房,發現Mairon穿著圍裙站在瓦斯爐前面翻炒著東西,大理石流理台上已經擺了幾道菜和一盆生菜沙拉。

「Annatar!你在做什麼!」

「喔,我本來以為這東西是冶煉爐,後來發現這是拿來煮東西的器具,所以就看了架上幾本食譜,在你回來之前把晚餐弄好。」

「食譜?這樣做出來的東西 ───」

不讓他把話說完,Mairon揀了一個蛋捲塞到Celebrimbor嘴裡。

「怎麼樣?」

「─── 這真好吃。」

「我知道,」Mairon露出自信的笑容說:「先把那些拿到餐桌上。」

「但是──」

「你弄的東西根本不能吃。」Mairon嫌棄地擺了擺手催促Celebrimbor,嘴角卻微微上揚。

「好吧……」Celebrimbor苦笑,將盤子依次端到餐桌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sh nazg durbatulûk, ash nazg gimbatul,
Ash nazg thrakatulûk agh burzum-ishi krimpatul.

One ring to rule them all, one ring to find them,
One ring to bring them all and in the darkness bind them.

聽到熟悉的聲音正念著這不詳的咒語,他知道他信賴的朋友背叛了他,於是他將三枚戒指送到真正值得信賴的精靈手上:Galadriel和Gil-galad,那是他唯一信得過的族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在發什麼呆?Telperinquar.」Mairon咬著叉子看著坐在對面的Celebrimbor。

「我只是想起了──沒什麼。」

「想起什麼?」Mairon將盤中的青菜撥到Celebrimbor盤裡:「想起我的背叛嗎?想起我對你的不忠嗎?想起我是怎麼折磨你的嗎?想起我把你的屍體掛在旗桿上?」

「不算是……」Celebrimbor將青菜吃掉:「我只是想起了一些小事情,我們在Eregion的時候。」

Mairon沒有繼續應答,只是默默地注視著Celebrimbor,鷹色的眸子映著黑髮青年的身影,像是烙印般顯現在瞳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用完晚餐後,Mairon坐在流理台上,赤裸的雙足前後晃著,Celebrimbor則在洗槽裡整理著碗盤。

「你不恨我嗎?」

「不。」

「為什麼不?」

「我原諒你,」Celebrimbor將盤皿放到架上:「但我從未遺忘你做過的事情。」

「看來我欠你一句抱歉?」

「你所欠我的可不只這樣。」Celebrimbor微微一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他一直以為這名工匠只是個可以任他擺弄的傀儡,沒想到他並不如自己想像的軟弱,那把自靈魂深處燃燒的烈焰現在正從他的灰眸迸出火花。

「你打造的那三枚戒指在什麼地方?」他問。

「我不知道。」

「錯誤答案。」

他揚起手上的利刃在白皙的身軀上劃下深刻的痕跡。

「我再問一次,那三枚戒指在什麼地方?只要你回答,我可以饒你一命。」

「我不知道,而且我如果擔心我的生命,」黑髮諾多用肩窩擦去了嘴角的血沫:「我就不會來到這個骯髒的地方了。」

他微微一笑,然後褪去了原本恐怖的裝扮,回到原本美善的外表。

「我依舊是你知道的那位知心好友,Annatar,就算是我,你還是不願意像我吐露嗎?我親愛的Telperinquar.」

「你已不是我所認識的Annatar了。」

他沒有漏看黑髮諾多眼眸中那一轉而逝的落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明明可以自己睡在客房的。」

「我已經自己一個人待在房裡夠久也受夠了,」Mairon鑽進被窩裡:「放心,我不咬人的。」

「就算你咬了,我也有鎮靜劑。」Celebrimbor回敬。

Mairon靠著Celebrimbor肩頭笑到不停顫抖。

「晚安,Annatar,祝你有個好夢。」黑髮青年闔上雙眼。

「晚安,Telperinquar,我已經有個好夢了。」然後他也闔上雙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You're the Best Thing That Ever Happened to M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一位喜歡的繪者曾引用過一段歌詞:

>Carry on my wayward son
堅持下去吧 我任性的孩子
>There'll be peace when you are done
當你完成時 安寧將會來臨
>Lay your weary head to rest
讓你疲憊的腦袋靠著休息一下吧
>Now don't you cry no more
現在你再也不會哭泣了吧

繪師Tumblr:http://sycamoreleaf.tumblr.com
 
就是因為他的圖和這段歌詞讓我愛上了Mairon, 
同時我也偷偷沿用了他稱呼Aulë為:Papa Aulë的習慣, 
我覺得這樣的稱呼很親暱很可愛。 
 
Sauron他值得同情嗎?或許不,他的確做了太多傷天害理的事情, 
就如同朋友所說的:起初情有可原,後期咎由自取, 
但是原本身為服侍Aulë的Mairon是個怎樣的人呢? 
在Melkor腐蝕他的心智之前他是個怎樣的人呢? 
Celebrimbor會因為Annatar的美貌就相信他嗎? 
我覺得就像是Fëanor和Nerdanel一樣, 
他們是因為藝術和鍛鑄而使他們相遇相知相惜, 
他們本來應該會有個好結果的, 
只是Mairon走錯了,然後就全盤皆錯, 
所以算是一點點小私心,希望他們能夠幸福快樂, 
在末日之戰後,Mairon能夠純潔地回到這個世界裡, 
以著他原本的面貌過活。 
 
然後題目的Only Love Can Break Your Heart, 
我覺得是最適合這兩個人的句子, 
只有愛能使你的心破碎,說的是Celebrimbor, 
只有愛能使你的心敞開,說的是Mairon。 
 
───Fin. 


25 Jun 2015
 
评论(3)
 
热度(40)
© 樂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