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小彩,台灣的coser,
樂琰是寫作時的暱稱。
Marvel英雄愛好者,
托爾金中土世界住民,
阿斯加德神殿的侍女,
咆嘯深淵的召喚師,
在瑯琊閣負責養鴿子,
駐守於221B門口的迷妹,
無法進入霍格華茲的麻瓜,
和Kingsman的小小裁縫師。
 
 

Indescribable

。Maedhros x Fingon


。捏造第三人開場,單純推展劇情,沒有任何CP (?


。突然在論文的資料夾裡找到這段沒頭沒尾的棄稿,然後一點印象都沒有,完全沒有,連寫作動機都想不起來,但姑且還是放上來了


當你在殿堂遇見年輕的至高王,你是有些驚訝的,


然後你聽見人們的耳語,才知道淚雨之戰是如何結束。


 


身為士兵的你前去致意,


年輕的至高王向你頷首微笑。

 

辛苦了。他說。


年輕的至高王一如和煦的春光般溫和而堅定,


只是誰也沒想到,他的終局會是如此。


似乎是意識到你的臉色不對,


他輕拍你的肩膀,然後笑得更燦爛了。


其實沒有想像中的痛喔。他說。


不可能。你駁斥。


真的,因為僅是一瞬間的事情吧。他回答。


你打住,沒有追問。


然而年輕的至高王並沒有欺瞞,


對他來說,最痛的並不是如此。

 


若傷能致死,便不會感受到疼痛,


真正的傷,會在每個午夜時分,


將人自深沉的夢境喚醒,


火辣辣的傷痕會折磨你,


反覆地提醒你其存在,


然後噬骨。


年輕的至高王深知這點,


所以當他在包紮那無法恢復的傷口時,


總是特別地小心翼翼。


「謝謝你。」


 「為了什麼?因為我砍下你的慣用手?」


「不,是因為你救了我。」紅髮精靈對他虛弱一笑。


 他從未看見堂兄如此憔悴的神情。


記憶中的他,總是那樣地堅毅勇敢,


那些吊掛的歲月到底消磨了他什麼?


他連想都不敢想。


「Fin,」


他抬起頭,對上是那雙灰綠的眼眸。


「謝謝你。」他低聲說道。


紅髮精靈伸手輕撫著他的頰邊,


不若以往那覆著厚繭的右手,


但是那熟悉的安心感依舊。


 


阿格烈瑞伯戰役,


他的父親帶領軍隊圍困安格班四百年。



班戈拉赫戰役,安格班之圍被破壞,


貝爾蘭的人民向南逃亡,


而他的父親獨自前往安格班,


向黑暗大敵宣戰,他直指其為懦夫,


而那也是魔苟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踏出安格班。


 然後戰況益發激烈,他幾乎夜夜不能成寐,


至高王的冠冕已經無關乎榮耀,而是單純的責任。


 「要是當初能阻止你們那瘋狂的父親,事情不就簡單得多?」


他知道,胞弟平時並不是這樣的人,


全是因為妻子命喪冰川,才使他如此。


「怎麼不說當初不要生下你們,就不會有人掉到水裡?」相貌酷似費諾的五子反唇相譏。


「你說什麼?」


「Curvo.」低沉的嗓音喝住,劍拔弩張歸於暗潮洶湧。


「繼續吧。」


「我接受你的提議,Nelyafinwë.」


是年,梅斯羅斯防線成立。


 


不痛嗎?


有時,他捫心自問。


但當他望著那張傾慕的臉龐,


他就能夠笑著對自己說:


沒問題,我已經習慣了。


─── Fin.

07 Oct 2015
 
评论
 
热度(14)
© 樂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