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小彩,台灣的coser,
樂琰是寫作時的暱稱。
Marvel英雄愛好者,
托爾金中土世界住民,
阿斯加德神殿的侍女,
咆嘯深淵的召喚師,
在瑯琊閣負責養鴿子,
駐守於221B門口的迷妹,
無法進入霍格華茲的麻瓜,
和Kingsman的小小裁縫師。
 
 

Dirty little secret【06】

。《X-戰警》(X-Men)同人衍生


。主要配對:GamQuick


。現代AU,吸血鬼狼人設定


。快銀設定是DoFP的小可愛外表


。雖然我覺得他在往小暴躁的方向前進


。這章沒有肉,安心丟Lofter


 


即使是白天,甚至接近亭午時分,


Remy的房間仍稱得上是昏暗,


明明家住頂樓,卻浪費了這麼好的採光。


 


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Pietro翻身伸了一個懶腰,


看到進入熟睡狀態的Remy,


難得沒戴墨鏡的他,褐色眼睫輕垂,


稜角分明的輪廓和略帶鬍渣的下頷,


Pietro每次和他接吻時,總是被他的鬍子弄得很癢,


他將頭湊向他的肩窩,然後鑽進他的懷裡。


 


「Remy起床了。」


 


他輕戳Remy的臉頰,然吸血鬼並沒有任何反應,


只是嘴裡咕噥了些什麼,然後蹭了一下Pietro,


 


「Remy起床了。」


 


他又試著小小聲地喚了幾聲Remy,


但他還是無動於衷,只是繼續沉沉的睡眠,


Pietro覺得無趣,便推開他的手臂,然後跳下床去。


 


難得這個早晨是由Pietro來動手做早餐,


看著櫥櫃裡各式高級的辛香料,


他決定要在Remy醒來之後好好和他溝通,


至少貼個英文的標籤在上頭,


不過感謝狼人天生的好嗅覺,


他幾乎都能辨別出是什麼香料,


但他對這些瓶瓶罐罐總共打過幾次噴嚏,


他可不敢保證,也不敢去細數。


 


「Pietro?」Remy站在廚房門口:「你在做什麼?」


 


「做早餐啊,去睡覺啦,你這個吸血鬼。」


 


Remy笑了,這大概是第一回被Pietro趕去睡覺,


吸血鬼坐在餐桌邊等著Pietro的早餐,


一邊撥弄著放在桌上的高級方糖。


 


在婚禮之後,Pietro婉拒了Wanda「一起回家」的請求,


反而是在Remy這邊安身立命了起來,


Pietro在Remy家裡附近的冰淇淋店找了一份打工,


Remy則減少了上酒吧與賭場的次數,


但偶爾他會光顧Pietro工作的冰淇淋店。


 


「來,早餐做好了。」


 


Pietro將一盤狼籍擱在桌上,


高級的胡桃木煙燻培根糊在荷包蛋裡,


蛋黃爛得一蹋糊塗,比車禍現場還慘,


黏在旁邊薯泥還混著一些沒處理乾淨的外皮,


黑胡椒、八角與花椒撒在所有東西上面,


像是有暴風雨肆虐過這盤食材,


或是有個失控的醉漢吐在盤子上。


 


「Mon œil (法文:見鬼了) 這些是什麼?」Remy的臉都綠了:


「Pietro,答應我,之後叫我起床,然後再也不要進廚房。」


 


「誒?為什麼?」


 


Remy嘆了一口氣,將臉埋進手掌之中,


好險冰淇淋店的冰淇淋是做好的,


要不然Pietro應該不到十分鐘就會被開除。


 


────────────────


 


由於Pietro早餐時的肆虐,


Remy決定去超市添購食材和鬧鐘,


身為一個吸血鬼還要早起,


這簡直不能再更黑色幽默一些了,


然後他經過Pietro打工的冰淇淋店,


他走進去,隨便點了杯咖啡,


他實在很擔心自己會昏睡在路邊。


 


「來,你的今日咖啡。」Pietro揉著鼻子:


「我們的冰淇淋真的很讚,不來點嗎?」


 


「不了,我只是要等你下班。」


 


「我六點才下班,你可以慢慢吃啊。」Pietro揉著鼻子:


「不過我想早退,今天有點怪怪的。」


 


「什麼意思?」


 


「不知道,好像有人在監視我。」


 


「我可沒跟監。」Remy啜了一口咖啡


 


「不是你,我敢確定。」他又揉揉鼻子:


「算了,當我神經過敏。」


 


當銀髮狼人離開時,吸血鬼閉上眼睛,


的確,店內的空氣有些詭異,


他感知到一些讓人不太舒服的氣息,


應該說,讓不死的生物不太舒服的氣息,


是銀製品,硫磺和鹽,還有鐵銹味──


 


那是血的氣味,而且是吸血鬼的血。


 


生活安逸太久,他都要忘記他們的存在了。


────「吸血鬼獵人」,他們以狩獵不死生物為榮。


Remy睜開眼睛,開始尋找氣味的來源,


但由於冰淇淋店裡太多香氣,他無法辨識,


Remy走向櫃台,深紅色的眼眸對著女店長。


 


「親愛的,看著我。」他彈了個響指要她注意。


 


「如果要買冰淇淋去排隊。」女店長皺眉看著他。


 


「噢,親愛的,你知道我不需要。」Remy微笑。


 


女店長的眼瞳瞬間失焦:「是的,你不需要。」


 


「讓Pietro下班,現在。」


 


她愣愣地轉頭,對著Pietro說:「Maximoff,你可以走了。」


 


「誒?真的嗎?」Pietro揉著鼻子。


 


「是的。」女店長的聲音平板僵硬。


 


「好喔。」Pietro拿下圍裙。


 


「Pietro快,我們得離開這裡。」Remy抓住Pietro手便往店外走。


 


「誒?Remy?為什麼?剛剛店長也是你──」


 


「對,那是吸血鬼的能力之一,雖然我能做到的遠不及首領……」


 


「首領?你到底在說什麼?為什麼我們要走?」


 


「剛剛那間餐廳裡面有『獵人』。」


 


「獵人?你是說狩獵動物的?」


 


「狩獵『我們』的。」


 


「那個,Remy,其實剛剛就有個人一直跟在我們後面……」


 


「操。」Remy啐道:「你為什麼不早說。」


 


「你根本沒讓我有機會說啊!」


 


Remy小心地用眼角餘光看向身後的人影,


大街上的氣味更加複雜了,但是他能聞到一絲突兀的血腥,


是從個穿著風衣的高大男人身上傳來的,


Remy拉著Pietro走入暗巷之中,那男人跟上。


 


「你想幹什麼?」Remy看著來者。


 


「你這個被上帝詛咒的生物,去死吧!」


 


男人從風衣裡掏出一把匕首直刺向Remy,


他一個側身,奪走刀刃,然後一腳踢向他的腹部,


男人吃痛的倒地,Remy狠狠地踩斷他的腳骨,


然後用力用腳抵住他的後背並緩緩施力,


男人的痛苦的哀嚎著,而Pietro光看了都覺得痛。


 


「你是哪一個組織的?」


 


「不,我們不妥協,我們是榮耀上帝的軍隊、我們──」


 


Remy加重了力道,然後男人的身軀便逐漸「碎裂」,


原本軀幹與肢體全部都化成粉塵,只剩下衣物。


 


「Mon œil……」


 


「Remy,這也是你的能力嗎?」Pietro問:「他變成鹽了耶。」


 


「不是,這不是我的能力……」Remy愣著:「我得回去一趟。」


 


「去哪?」Pietro歪著頭看著Remy。


 


「去找首領。」


 


看著輾為粉塵的人形,Remy突然想起了聖經裡的一段紀載。


 



當時,耶和華將硫磺與火從天上耶和華那裡降與所多瑪和蛾摩拉,


把那些城和全平原,並城裡所有的居民,連地上生長的,都毀滅了。


羅得的妻子在後邊回頭一看,就變成了一根鹽柱。



 


──────────────


 


Pietro得承認,這棟古堡完全符合他內心對於吸血鬼居所的想像,


中世紀的歐風武裝建築,高聳的磚牆與梁柱,


各種骨董、布幔、盔甲、彩繪玻璃,


年輕的狼人不禁有點頭昏腦脹。


 


「我們到了。」Remy推開一扇厚重的門。


 


那是一間古典的書房,


一位金髮的年輕美女立於桌邊,


看起來似乎在整理著資料,


而吸血鬼首領似乎正在閱讀著書籍,


《The Once and Future King》


他似乎曾經看過父親也在閱讀同一本書籍,


但是Pietro實在記不太清楚了,


昏黃的燭光映在他的臉上,


若不是Remy已經提過他的身分,


Pietro絕對不會猜到他是首領,


帶著淡粉色的白皙臉龐和看起來相當柔軟的蜜褐頭髮,


湛藍色的眼眸像是海洋一樣澄澈而且透亮,


彷彿有著能夠讀透人心的魔力。


 


「Remy.」吸血鬼的首領笑得眼睛都瞇了起來:


「你為我們帶來了一位新朋友。」


 


「他也是血族嗎?」Raven皺眉一嗅:「────他是狼人。」


 


「不管他是什麼,他都是我們的客人。」首領微笑:


「你好,我是Charles,Charles Francis Xavier.」


 


「Pietro Maximoff.」狼人微微皺了一下他的鼻子:


「我好像見過你,但是我想不起來在哪。」


 


「噢,很多人都曾經說過我很面善,」他微笑:


「你是Remy的朋友嗎?」


 


「……算、算是吧?」


 


「真難得LeBeau有除了床伴以外的朋友。」Raven諷刺道。


 


「噢,閉嘴,Darkhölme.」Remy將懷中揣著的銀刃遞給首領:


「Charles,你得看看這個,那個想刺殺我們的人拿的東西。」


 


Charles接過匕首,臉色一沉。


 


「The Sentinels.」Charles撫過刀柄的字跡喃喃:


「他們還是不肯放棄嗎?」


 


「情況有多糟?」Raven問道。


 


「我不知道,但是我敢確定最近我們可能無法好好睡覺了。」


Charles將銀刃擱在一邊:「Pietro你要不要回你的部族尋求庇護?」


 


「不要,我寧可死也不要我爸的庇護。」


 


「為什麼?狼人們總是很在乎親緣的。」Charles輕撫著Pietro的臉頰:


「Pietro,告訴我,你的父親是誰?」


 


「Erik.」


 


「Erik?」Charles的身軀微微一震:「……他姓什麼?」


 


「Lehnsherr, Erik Lehnsherr.」Pietro說。


 


──TBC.



07 Jul 2016
 
评论(16)
 
热度(55)
© 樂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