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小彩,台灣的coser,
樂琰是寫作時的暱稱。
Marvel英雄愛好者,
托爾金中土世界住民,
阿斯加德神殿的侍女,
咆嘯深淵的召喚師,
在瑯琊閣負責養鴿子,
駐守於221B門口的迷妹,
無法進入霍格華茲的麻瓜,
和Kingsman的小小裁縫師。
 
 

Dirty little secret【07】

。《X-戰警》(X-Men)同人衍生

。主要配對:GamQuick

。有一點Erik x Charles,我覺得只有一點(?

。現代AU,吸血鬼狼人設定

。快銀設定是DoFP的小可愛外表

。雖然我覺得他在往小暴躁的方向前進

。隨緣居搬站中,所以這裡反而先更新了XD

 

「Lehnsherr, Erik Lehnsherr.」Pietro說。

 

「什麼?」首先發難的是Raven:「你說你爸爸是Erik?」

 

「是啊,就是他跟我媽那個──」Pietro做出了一個不太雅觀的手勢。

 

「我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那個Erik?」Raven打斷了他。

 

「你也認識我父親?」Pietro睜大眼睛。

 

「想不認識他也不行。」Raven對Charles意味深長的一笑。

 

「Erik他──」Charles頓了頓似乎是在斟酌用詞:

「Erik他曾經是我和Raven的好友,

我們不在乎彼此的種族問題,

而選擇一起為了血族的福祉而奮戰,

但是最後我們因為價值觀不同而分道揚鑣。」

 

「價值觀?」

 

「我選擇和平共處,他選擇主動獵殺哨兵。」

 

「所以我的父親──」

 

「你的父親至今還是積極地獵殺著哨兵,」Charles闔上書頁:

「而且根據我最近得到的消息,他仍是活躍的獵殺者。」

 

「會不會哨兵的目標不是Remy,而是──」

 

三人的目光同時落在年輕的銀髮狼人身上。

 

「Peter,你的母親也是狼人嗎?」

 

「不,我的母親是人類。」

 

「你的母親還在嗎?」

 

「不,他在我跟姊姊都還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

Pietro聳著肩頭說道:「她在某天回家路上被暴徒攻擊,

後來我的父親就出現,但他也沒有說什麼,

就只是每個月匯錢給我跟姊姊,一年見不到他幾次。」

 

「我這下更確定他的父親是Erik了。」Raven說。

 

「發生這種事情我很遺憾,但是我們必須通知你的父親。」

Charles緩緩說道:「但我已經失去他的消息很久了。」

 

「我可以試著連絡看看他。」Pietro拿出口袋裡的手機。

 

「又或許我自己來找你們這群無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

 

房門外傳來低沉的男音,房門被緩緩推開,

一個穿著高領黑色毛衣的男人出現在眾人眼前,

深紫色的皮風衣上沾滿了鮮血,

剛毅的臉龐上也有些許擦傷,

而Charles脫口而出的那句:「Erik」

 

「父親……」

 

「你姊姊結婚之後,你就這麼放浪形骸嗎?」

Erik瞥了一眼Remy:「跟個這麼沒格調的吸血鬼在一起?」

 

「注意你的用詞,Mr. Lehnsherr。」Remy清清喉嚨:

「我覺得你的高領毛衣更沒格調。」

 

Erik不屑地輕哼,然後直直望向坐在書桌前的吸血鬼首領。

 

「哨兵又對你們動手了,你還是不打算加入我嗎?」

 

「我不贊成這種無意義的殺戮,Erik,這是齣鬧劇。」

 

「鬧劇?我們的同胞被殘殺你覺得是鬧劇?」

Erik提高音量:「你還要為多少血族收屍你才甘心?」

 

「哨兵近年來的行動已經趨緩,而且我的血族──」

 

「不,Charles你不懂,」Erik暴躁地大吼:

「那個孩子的母親就是被『哨兵』殺死的,

那群總是高舉著正義旗幟到處濫殺無辜的混蛋!」

 

「可是Erik───」

 

Charles提高音量試圖打斷Erik,但Erik無視他的阻攔。

 

「你知道我抓到他們之後,他們說什麼嗎?

他們說:『因為她跟個被詛咒的狼人在一起。』

這是什麼狗屁倒灶的理由?難道我不能愛任何一個人嗎?

當年哨兵也不管你是在維護他們,甚至開槍打你,

然後現在他們要來殺Peter,你還要我不殺他們?」

 

「因為怨恨只會招致更多的怨恨!這幾年來你還不能夠明白嗎?」

 

Charles湛藍的眼眸因為激動而充滿淚水,

而Erik僅是靜默起身,冷冷地看著Charles。

 

「你還是一樣,你還是那麼天真,天真得讓我想吐。」

Erik回頭看著Pietro:「你要跟我回去,還是你繼續跟吸血鬼們廝混?」

 

Pietro靜靜地看著Erik,又回頭看了一下Charles,

而他身旁的Remy只是玩轉著手上的撲克牌,

對於這個生死議題,他顯然漠不關心。

 

「可是父親──」

 

一陣爆炸聲打斷了談話。

 

「糟糕,是哨兵。」Raven看向桌邊的監視器畫面。

 

「和平共處?」Erik探入口袋掏出手槍:

「你真的覺得有這一天嗎?Charles.」

 

修長的手指與鍍金的槍身上沾滿血跡,

不難想像他方才經歷了怎麼樣的廝殺。

 

「他們是追著Petro來的。」

 

「數量大概有多少?」Charles問。

 

「五十幾個。」Erik冷笑:

「為了追殺一個『半種』。」

 

Remy感受到Pietro的身軀微微一震,

於是他摟住他的肩膀,並拍了拍。

 

「不用擔心,我能夠好好照顧他的。」Remy說道。

 

Erik不屑地輕哼,掃視著眾人,

此時書房其中一邊的木門被撞破,

狼人首領連頭都不回地抬手開槍,

正中眉心,哨兵碎為粉屑。

 

「用什麼?你們有武器嗎?」

 

Erik不等他們的回答便逕自向外走去,

Pietro呆愣著看著地上的硫磺與鹽塊,

而Raven算著監視錄影畫面的哨兵數目,

Remy看著懷中呆愣的狼人不禁有些心疼。

 

「別露出這種表情,cher.」Remy笑著戳了一下Pietro臉頰:

「你這樣我會覺得很難過的,笑一個,乖。」

 

「可是Remy……」

 

「好了、好了,噁心死了。」Raven的白眼幾乎都要翻到後腦勺:

「走了,LeBeau,你再繼續下去我們還沒殺死哨兵,

我就要被你跟你的小男友噁心死了。」

 

Raven從抽屜裡拿出兩把左輪和子彈,

Remy則從口袋裡拿出撲克牌。

 

「Raven,萬事小心。」Charles輕聲說道。

 

「你這是差別待遇,Charles.」Remy故意擺了個哭喪臉。

 

「你也是,萬事小心。」他笑了。

 

「那我呢?」Pietro問。

 

「對了,都忘了你。」Raven回頭:

「Charles你還有槍嗎?」

 

「Pietro應該沒拿過槍吧?」Remy打趣:

「要是他待會打到我怎麼辦?」

 

「事實上,我拿過,而且我曾經殺過『哨兵』。」

 

三人同時驚訝的看著他。

 

「只是我不知道原來他們是哨兵……」

Pietro垂下視線:「母親過世後,我和姊姊曾經被襲擊,

然後我的父親,你們認識的Erik,他教過我和姊姊拿槍射擊。」

 

「幾歲的時候?」Remy問。

 

「十歲。」

 

「哇,這簡直不能再更Erik一點了」Raven讚嘆。

 

「有一把備用的。」Charles遞了一把槍給Pietro。

 

那是一把跟Erik手上一模一樣的槍,

不同的是Erik的是金色的,

而這把是銀色的而且略小。

 

「這是……?」

 

「這是你爸給我的,我想拿在你手上正合適。」Charles微笑。

 

「謝謝你。」Pietro接過手槍和彈匣。

 

「你們都要小心。」Charles拿起書繼續閱讀。

 

「呃、你不跟我們一起嗎?」Pietro疑惑:

「你還有槍或者其他武器嗎?」

 

「不了,Charles他不需要。」Remy笑道:

「我都不敢想像如果哨兵敢進來這個房間會發生什麼事情了。」

 

「我也是。」Raven將兩把左輪填滿子彈。

 

「然後Remy你只有撲克牌沒問題嗎?」

 

「他槍法很準,但就是想耍帥。」Raven翻著白眼說道。

 

「她說的沒錯,」Remy笑了:「待會你看就知道了。」

 

三人走到走廊上,

發現沿路的哨兵的殘骸,

血跡與碎屑遍布。

 

「我想Erik一個說不定就綽綽有餘了。」Raven咋舌。

 

語音方落,一個哨兵從窗台上跳下,

出現在三人面前,手上拿著一把銀製的斧頭。

 

「去死吧,你們這些受上帝詛咒的──」

 

話沒說完,一張撲克牌便射在他的額上,

哨兵往後一躺,然後碎成粉屑。

 

「對付這種玩偶撲克牌就夠了,」Remy聳肩:

「我不喜歡槍,它們不夠優雅。」

 

「而且你想耍帥。」Raven附註。

 

「這也是其中的一個重點。」Remy笑道。

 

「我們得去找我的父親,」Pietro說:

「如果真的如他所說的那麼多人,他一個人一定不夠。」

 

兩人點點頭,很快地沿著痕跡穿梭於城堡之中,

發現正在與哨兵纏鬥的Erik,

Erik拿槍瞄準哨兵的額心,扣下板機,

他聽到清脆的聲響,子彈用罄了,

現在換彈匣也來不及了,

看著拿著匕首直逼而來的哨兵

Erik先是護住頭部想要奪過匕首,

然後他聽到突兀的槍聲,

Erik回頭,看到手上拿著槍的年輕狼人,

那把槍和Erik相同款式的銀色手槍。

 

「哈囉,爸。」Pietro說得生硬。

 

「你進步了。」Erik抹去頰上的粉塵然後更換彈匣。

 

「人是會長大的,爸爸。」Remy頗具興味地說道。

 

「你叫誰爸爸?」Erik原本眉頭皺得更深了。

 

「好了,還有幾個?」Raven開槍擊中了遠方的三個哨兵。

 

「我也不知道,味道太混亂了。」Erik抹了一下鼻頭:

「我大概知道外面還有十來個。」

 

「我聞到還有大概四、五個。」Pietro皺著鼻子:

「他們在往Charles那邊靠近。」

 

「那就沒問題了。」Remy笑道。

 

「嗯。」Erik點頭。

 

────────────────────

 

五個哨兵衝進書房,手上拿著各式武器,

 

「進來別人書房要先敲門,這點禮貌你們不懂嗎?」

 

Charles闔上書頁,湛藍的眼眸噙笑。

 

「你是那個Charles Xavier?」

 

「是的,你們好,然後晚安。」Charles笑道。

 

────────────────────

 

大戰結束過後,Erik和Pietro坐在戶外的草坪上,

顯然兩人也覺得尷尬,畢竟身為父子卻從來沒聊過天,

上次對話的內容說不定已經是半自動手槍的好處了,

沉默良久,Pietro終於開口。

 

「『哨兵』到底是什麼?」Pietro問。

 

「他們是獵人,他們有些是人類,有些是生化怪物,」

Erik將槍身的血跡拭乾收入口袋中:「他們希望我們消失,

這場戰爭從千年以前就開始,而我們必須繼續。」

 

「你跟Charles以前發生過什麼事情嗎?」

 

「Charles他成功安置了他的血族,」Erik的目光落在了遠處:

「而我的血族因為我愚蠢的決定而幾乎滅絕。」

 

「……所以父親才跟我和姊姊這麼疏遠嗎?」

 

「我不想傷害你們。」Erik仍是望著遠方。

 

「可是──」

 

「對不起,Peter。」Erik攢緊拳頭:

「可是我每次只要看到你、看到Wanda,

我就想起你們過世的母親,那群可惡的哨兵──」

 

「可是父親,那不是你的錯,」Pietro頓了頓:

「身為不死的種族我們並沒有問題。」

 

「Peter……」

 

「我願意和你一樣,成為『獵人』,父親。」

Pietro偏著頭說道:「我想保護姊姊,還有你。」

 

「保護我?」Erik啞然失笑。

 

「對,」Pietro晃著那頭柔軟的銀髮:

「還有Remy,我喜歡Remy.」

 

「你真的喜歡那個吸血鬼?」

 

「或許吧。」Pietro揉揉鼻子:

「大概就跟你喜歡Charles一樣。」

 

「你是怎麼知道這件事情的?Raven說的?」Erik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

 

「是我自己聞到的。」

 

「你以為我會相信?是Raven告訴你的吧?她又亂說些什麼了?」

 

「爸,真的不是她啦!」

 

父子倆開始爭執起沒營養的話題,

開始說起了很多過去曾經發生過的事情,

那些兩人未曾參與的、彼此的過去,

以及他們即將面臨、可能腥風血雨的未來,

Pietro望著這張對他來說相當陌生的面孔,

卻又感到無比的熟悉而且溫暖,

在他的人生中,第一次有得到父親的感覺。

 

────────────────────

 

Raven回到書房時,發現地上一片狼藉。

 

「我真為他們感到可悲。」Charles難過地說。

 

「不,我看得出來你很生氣,而且急需發洩管道,」

Raven嘆氣:「真是可憐了這些倒楣傢伙。」

 

「Erik還是一樣。」Charles莫可奈何的笑了:「他從來沒變過。」

 

「你也是一樣,Charles.」

 

「是啊,我們一模一樣。」

 

他看著桌前相框中的照片,兩人笑得開心,

當時兩人的相貌與現今相去不遠,

只是他好像很久沒看過Erik這樣笑了。

 

────────────────────

 

Remy站在門口走廊上抽著菸,

已經很久沒參與過戰鬥的他現在實在有點疲乏,

但是他腦子裡想著的不是『哨兵』或是血族的問題,

而是待會要做什麼樣的早餐給Pietro。

 

老實說,他也被自己這個念頭給嚇到。

 

自從認識了Pietro Maximoff之後,

他的人生沒安靜過,對他的貓咪們來說也是。

 

他看見Pietro揉著鼻子從草坪上站起來,

Erik輕拍了兩下自家兒子的肩膀,

Pietro不好意思的笑了,

然後走回城堡門口與Remy碰面。

 

「處理完了嗎?」Remy笑著看著Pietro:

「走吧,回家吧,我會弄頓豐盛的早餐。」

 

看著Remy那張笑吟吟的臉,Pietro莫名地想哭,

他衝向吸血鬼後緊緊並將頭深埋在他的胸膛,

除了煙硝與鐵鏽味外,還有熟悉的古龍水味。

 

「我想要吃蘋果派,你上次做的那種。」

 

「好。」Remy笑著抱住狼人,下巴正好抵在他的頭頂。

 

「就是有焦糖蘋果的那種。」

 

「好。」他蹭了蹭柔軟的銀髮。

 

「還有好多東西。」

 

「好。」

 

「你都得做給我吃。」

 

「好。」

 

「Remy.」

 

「嗯?」

 

「我喜歡你。」

 

出奇不意的告白讓吸血鬼吃上一驚,

但是很快地、Remy便笑著回道:「我也喜歡你。」

 

此時正好破曉,黎明的熹微照亮了城市。

 

 

─── TBC.

 

後記:

開車開慣了,沒開車好不習慣,

寫起正經劇情各種憋屈,

說到底也是自找的(°ཀ°)

 

可是雖然如此還是有很多想寫的小劇情沒寫到,

之後可能加上EC的部分,

弄一弄,弄成一篇番外吧!

下一章就是最後一章囉!( ゚∀゚) ノ~♡


08 Jul 2016
 
评论(8)
 
热度(60)
© 樂琰 | Powered by LOFTER